成果展示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履行职能 > 参政议政 > 成果展示
[云南]民革云南省委会重点课题聚焦政府数据整合与开放 政府大数据之路越走越宽
来源:民革云南省委会作者:普嘉发表日期:2017-01-20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20161229U096_副本.jpg

1月14日,云南进入“两会”时间,民革云南省委会向省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报送了两个关于政府大数据的提案。提案的背后是民革云南省委会近几年来对大数据的广泛且深入的调查研究。继2015年形成《建设开放式产业生态,以数据红利助推云南跨越发展》的研究成果后,2016年,民革云南省委会以政府数据资源的整合与开放作为重点课题。2016年12月29日,中共云南省委在昆明召开各民主党派省委、省工商联、无党派人士2016年重点课题调研成果协商座谈会,民革云南省委会主委杨保建代表调研组,以《政府数据资源整合与开放的对策建议》为题对调研成果进行介绍。中共云南省委书记陈豪对调研成果予以充分肯定,要求省级有关部门认真研究吸纳,加强沟通协调,进一步深化研究,促进调研成果转化运用,提升调研协商实效。

数据资源整合与开放亟需突破

政府数据资源关系到国计民生,与百姓的生活密切相关,被认为是高价值密度的数据,利用好政府数据资源,对政府决策、经济发展和公共服务水平的提升等都大有裨益。

2015年,民革云南省委会开始关注云南省大数据产业发展,并取得初步研究成果,但较为宽泛,有进一步深入研究的必要。2016年7月,民革云南省委会成立了以民革云南省委会委员、云南财经大学云南省经济社会大数据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李兴绪教授为组长的课题组。课题组敏锐地发现,制约云南省大数据发展的瓶颈在于“数据资源”,虽然云南省基础硬件设施建设和外部大型企业具有资源优势,政府数据资源整合与开放的重要性已形成共识,但在加强自身数据资源的形成,在对自身数据资源的整合和开放共享方面尚未有大的突破。

“近年来,云南省在政府数据资源的整合与开放方面也不断推进,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仍然与实际工作需要和时代发展要求存在不小的差距。”李兴绪介绍,目前云南省各个政府部门目前均有意识地加强了数据采集和管理,并逐渐将其建设成为了一系列的数据库或数据中心,形成了丰富的数据资源。但由于现有体制和历史原因,各个部门所建设和拥有的数据库基本都是出于满足和服务于本部门的管理需要而建立的,造成大量的基础信息数据重复现象突出,且由于采集的时点、格式、要求不一,更新不及时、不同步等原因,造成数据一致性、准确性较差。

该重点课题研究报告指出,目前,云南省各政府部门内部的数据整合开展的比较好,很多部门都实现了数据的系统内互联互通,但在部门间的数据共享方面,多是散见于业务上有交叉联系的部门出于管理需要而自发进行的共享,而且以事件驱动为主,以协作方式解决,缺乏长效机制与统筹管理,缺少统一整合交换共享平台。另外,云南省政府数据资源的开放还处于初级阶段,面向社会开放可供使用者自由获取的数据量相对较少且质量不高。

共享红利树立正确的“数据观”

“在大数据时代,政府公共数据资源是一种公共资产,其价值红利应为全民共享和充分利用。各政府部门人员要充分认识到政府数据资源的整合与开放的意义和作用,树立正确的‘数据观’,增强数据整合与开放共享的责任感与使命感。”杨保建在座谈会上指出,云南政府数据资源整合与开放存在思想观念、组织管理、平台建设三方面的问题。

他说,数据思维出现偏差,很多政府工作人员还缺少“用数据来说话、用数据来管理、用数据来决策、用数据来创新”的思维,并且把数据看成自己部门的“身价资产”。由于认识观念的问题,客观上阻碍了数据整合与开放进程。尚未建立起相应的数据共享与开放平台,也没有强有力的专门机构推进落实,从而导致各政府部门在实际工作中感觉“群龙无首”、无法可依、无章可循。

意识到存在的问题,关键是要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和路径解决数据的整合、共享与开放?为此民革云南省委会以政府大数据应用作为研究重点,将《云南省政府数据资源整合与开放研究》列为2016年参政议政重点调研课题。课题组成立以来通过文献研究、实地调研、专题探讨等方式开展了诸多研究,并对云南省统计局、省发改委、省工信委、省人社厅、省住建厅、云投集团等政府、企业相关部门进行了访谈、调研。课题组还通过函调的方式,向北京、上海、浙江、贵州等大数据产业发达地区取经。

“我经常接到省发改委的同志打来的电话,就是问我们课题做得怎么样了。他们也想从我们的研究成果中借鉴一些东西。”李兴绪说,课题调研也是一个交流互动的过程,不仅民革要向别的单位收集信息,发改委等单位也会关注课题进展,部分研究成果在他们的工作中也能派上用场。

建议设立云南省大数据管理局

云南实施“云上云”行动计划以来,相继建设了昆明呈贡、玉溪、保山等产业基地,与阿里巴巴、腾讯等国内知名企业开展战略合作等。然而,别的省份在数据资源整合与开放方面的步子迈得更快。例如,上海市2011年就建立了“上海市政府数据服务网”,涵盖经济、社会等11个领域。北京市推出了“北京政务数据资源网”,整合本地区数十个部门的政务数据资源,向全社会开放贡献。广东省2014年成立了“广东省大数据管理局”,负责统筹管理全省大数据产业的发展,贵州省2016年9月开通“贵州省政府数据开放平台”,实现了符合开放规定的数据自动纳入开放。这些数据资源整合与开放先进地区有个共性——成立了省级独立执行推进机构。

“我们建议在省级层面上整合设立云南省大数据管理局。”杨保建说,设立云南省大数据管理局,就是针对顶层设计和统筹管理不足,重复投资现象严重等问题。各级政府根据实际需要成立大数据管理中心,并由这些机构对整合与开放体系进行统一设计和统筹规划,制定统一的数据规范标准,并具体负责政府数据资源整合、开放与应用的各项具体工作。

针对运维资金不足的问题,课题组建议将政府数据资源的整合与开放工作纳入财政预算支持,并调配一部分资金用于“数据源头”的日常运行维护,充分利用现有的基础设施降低建设成本。人才方面,主张实施“大数据人才”战略,“筑巢引凤”、“外引”、“内培”多措并举,加快政府部门大数据人才队伍建设。

同时,报告也指出,政府数据的整合和开放是一项长期和系统工程,牵涉面广、工作量大,不可能一蹴而就,大数据技术的推广只是从政府外部推动信息资源共享,更重要的是需要在行政体制方面进行突破,才能从根本上实现数据资源的互联互通。

重点课题转化成两个集体提案

政协提案要提到点子上,就必须说内行话,把提案与调研成结合起来,专题调研形成的调研成果成了提案的重要来源。

民革云南省委会把这项关于政府大数据的重点课题转化成《关于有序开放云南省政府公共数据资源的提案》、《关于成立云南省大数据管理局的提案》两个集体提案,报送到今年的云南省两会上。

《关于有序开放云南省政府公共数据资源的提案》建议,结合云南省的特点,以用户需求为导向,从重点领域入手有序开放政府数据资源。其中,为完善政府公共数据资源开放的渠道需要建设省级的数据应用平台,该平台承载政府部门的数据资源,并对数据资源进行加工、分析,服务于政府业务和社会公众。

另一个提案则建议,云南省政府尽快在省级层面成立云南省大数据管理局,整合政府大数据内网,打破信息壁垒,逐步公开民生等各项数据,促进政府数据资源的创新应用。各级政府根据实际需要成立大数据管理中心,并由这些机构对各地的数据资源整合与开放体系进行统一设计和统筹规划。

“设立一个新机构,就好像政府要做一件事有了抓手。”李兴绪说,大数据应用是政府治理非常重要的趋势,云南省大数据管理局的职能设置非常必要,设立省级层面的云南省大数据管理局能在更高层级有力地协调与推动政府内部信息平台共享,促进政府信息数据公开和透明。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