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报道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革专题 > 2017专题 > 2017全国“两会”民革参政议政专题 > 新闻报道
中国矿业报:优化京津冀能源结构需要综合施策
来源:中国矿业报作者:刘晓慧发表日期:2017-03-06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民革中央的一份提案再次提到要优化京津冀能源结构。

京津冀地区作为我国重要的能源消费中心之一,也是资源环境与发展矛盾最尖锐的地区。

而在能源利用上,京津冀地区还面临着诸多问题:能源对外依存度较高、供应保障压力大;能源消费结构以化石能源特别是煤炭为主,清洁能源消费比重低;能源利用方式粗放,单位能源产出效率不高,清洁高效利用水平较低;区域发展不平衡,能源发展缺乏统一规划,等等。

更多观点认为,高污染、高能耗产业大量聚集,燃煤、燃油集中排放,是造成京津冀地区大气污染的直接原因。

雾霾治理,不能只靠“一阵风”,不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推动能源结构改革,区域的生态环境保护就无法取得突破。

民革中央的提案建议,应进一步贯彻落实五大发展理念,推进能源领域供给侧改革,将京津冀地区打造成能源结构调整试验区和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示范区。

提案提出,要统筹规划京津冀地区能源结构。破除地方保护,加强协同立法、协同执法,对能源的生产、流通、消费和污染排放进行最严格的规范,对环境违法活动实行统一监管。统筹制定区域能源政策,降低高耗能行业比例,发挥北京科技创新中心和天津先进制造研发基地优势,带动河北大力提升先进制造业份额,促进产业转型升级。设立“京津冀能源结构调整基金”,长期为支持可再生能源研究和开发、提高能效、科学有序去产能、扶持低收入群体提供低息融资。要优化京津冀地区能源供应结构。加大区域外清洁能源的输送力度,加快特高压大容量输电通道、天然气供气管道等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区域内清洁能源的供应规模,优先支持风电、光电、地热等清洁能源的开发、消纳和输出。统筹地区电力和热力需求,合理布局能源中心建设,充分发挥热电联产优势,提高能源综合利用效率。控制煤炭消费总量,大力推进电能替代,还可消纳周边地区电力过剩产能。要破解农村散煤治理难题。提高煤炭质量标准,规范散煤供给,强化各环节监管,斩断低质烟煤的流通渠道。

同时,提案还提出,大力推广农村节能,加大对农村住房节能改造,如加盖保温层和更换清洁炉具等的支持力度,有效压缩农户生活取暖对散煤的需求。制定小型燃煤锅炉制造标准,发展农村综合能源服务体系,推进清洁能源替代,加快农村电网升级改造和天然气管道建设,因地制宜发展沼气、风光互补分布式能源。要大力提倡全民节能。各级领导和政府部门应率先垂范,通过政策激励和舆论宣传,引导社会各界牢固树立节能意识,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费。特别是在交通领域,应倡导“绿色出行”理念。在城市完善各类骑行设施并设立“骑行日”,推广班车、校车,鼓励拼车合乘,提高非机动车出行和公共交通出行比例。开展将排气量和上一年行驶里程数作为车船税征收依据的试点,利用经济杠杆引导公众少开车。强制推广新车使用“智能启停”等机动车新技术,有效降低交通拥堵时的尾气排放。

事实上,京津冀地区在能源结构调整方面一直在不断探索推进。

早在2013年,国家环境保护部下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的通知中就指出,到2017年,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将全面淘汰燃煤小锅炉,并实施清洁能源替代,其中天然气将作为主要的替代清洁能源之一。

国务院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后,2015年,天津、河北两地新出台相关政策,重点强调整改燃煤锅炉和电厂煤改气,量化整改进程,削减燃煤量,大力推广发展清洁能源。《北京市2013~2017年加快压减燃煤和清洁能源建设工作方案》中指出,到2015年和2017年,全市燃煤总量分别比2012年削减800万吨和1300万吨。其中目标要求,建设四大燃气热电中心,全面关停燃煤电厂。

2015年3月,天津市针对治理大气污染推出“津八条”,其中重点提出整改燃煤锅炉和电厂煤改气,大力推广天然气的使用。2015年3月20日,河北省办公厅发布《关于印发河北省燃煤锅炉治理实施方案通知》,其中指出河北省预计2017年底前淘汰燃煤锅炉11071台,2017年力争天然气供应规模达到160亿立方米以上,指标落实到具体县市。

从几个地区相关政策内容看,目标更趋于量化,更注重落地执行。然而,真正的症结并不在于此。

有观点认为,解决京津冀地区能源结构问题最为明显的困难,不仅仅是天然气价格高于煤炭,还与天然气源保障问题及政策落地不明朗,政府补贴末端到位率低等原因有关。2015年4月,国家发改委推动天然气价格并轨,在燃料成本上利好天然气终端企业,在一定程度上推进京津冀地区煤改气进程。

北京市政协委员陈定旺曾在2016年两会期间表示,北京于2015年底前实现了中心城区天然气集中供暖,但北京郊区、天津和河北地区仍采用燃煤等方式供暖。京津冀地区丰富的天然气资源为实现煤改气提供了资源条件。他建议,应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统筹安排,确保能源使用类型的顺利转变。

事实上,国家从顶层设计上也对京津冀地区未来能源结构调整做了更精准的预期。

不久前公布的《能源“十三五”规划》显示,“十三五”时期,将严控煤炭消费总量,京津冀鲁、长三角和珠三角等区域实施减煤量替代,其他重点区域实施等煤量替代。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长三角、珠三角、东北地区为重点,推进重点城市“煤改气”工程。推广电锅炉、电窑炉、电采暖等新型用能方式,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为重点,加快推进农村采暖电能替代,在新能源富集地区利用低谷富余电实施储能供暖。

而在由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及国家能源局共同编制的地热能开发利用“十三五”规划中也明确,“十三五””时期,京津冀地区地热能年利用量达到约2000万吨标准煤。在“十三五”地热能开发的重点任务中,“积极推进水热型地热供暖在京津冀鲁豫和生态环境脆弱的青藏高原及毗邻区集中规划统一开发,华北、江苏等地区建设若干中低温地热发电工程”赫然在列。在地热产业重大项目布局上,将根据资源情况和市场需求,选择京津冀及其他地区建设水热型地热供暖重大项目。

未来,京津冀地区的能源结构也将更加科学环保。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