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风采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革专题 > 2017专题 > 2017全国“两会”民革参政议政专题 > 代表委员风采
刘晓静:认真不足以体现我的要求
来源:山东画报作者:图/ 吴思强 曹清雅 文/ 张媛媛发表日期:2017-03-02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熟悉她的人这样评价:刘晓静是一位沉静、内敛的学者型女性,她的一言一笑或一举一动,都流露着浓浓的儒雅气质。作为学者,她以顽强的毅力和刻苦钻研的精神,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诸多困难,在民族音乐理论尤其是俗曲研究领域取得了一项又一项研究成果;作为参政党的党务工作者,她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认真履行参政党职能,为统一战线和多党合作事业建言献策;作为新时期复合型的高校领导者,她秉持“以人为本”的宗旨,惜才爱才,学术上视野开阔,管理上思路明确,为促进学院的和谐稳定与快速发展,贡献自己的才华。无论在哪个领域,她都用自己的豁达、果敢、执著、淡定,将完美演绎到极致……

  

  2012年10月,刘晓静率团访问法国布列塔尼美术学院

  

刘晓静代表山东艺术学院与布列塔尼音乐学院签署两校合作协议

求学永不止步的奋斗者

用刘晓静自己的话说,如果说人生有什么追求的话,就是在学术的道路上有自己的想法和追求。当家里人让她学外语的时候,她却背着家里人悄悄考了艺术学院,从此走上了学习艺术的道路。毕业后,她被分配到山东大学做教师,一做就是二十年。在这二十年中,她从未停止对学术的追求。

1996年,当时在山东大学艺术学院任教的刘晓静,考取了时任上海音乐学院院长、世界著名民族音乐学家江明惇教授“民族音乐理论”方向的硕士研究生。1998年,她在江教授的鼓励下继续攻读“民族音乐学”方向的博士研究生。成功的道路注定充满了艰辛。那时,刘晓静的女儿还小,事业与亲情的选择是她面临的一大难题。“一方面是年幼的女儿和难以割舍的亲情,一方面是对学术和艺术执着的追求,两个我都无法放弃。”刘晓静回忆道。因为不忍心让女儿在母爱上有缺失,刘晓静便把女儿带到上海“陪读”。

  

  2009年12月,刘晓静代表山东艺术学院与台湾艺术大学签署了两校“学术交流合作协议书”

  

2010年1月,刘晓静在山东省政协十届三次会议上发言

2001年博士毕业后,刘晓静学术追求的脚步依旧没有停止,而且更加忘我地投入到音乐教学、管理和学术研究之中,先后发表多篇学术论文。2004年6月,刘晓静被中国首批音乐博士后流动站——中央音乐学院流动站录用,成为中国首位音乐博士后研究人员。

从博士毕业时《三百年遗响——蒲松龄俚曲音乐研究》的专著,到博士后流动站的《明清俗曲研究》,刘晓静一直坚持明清俗曲这一领域的研究。她说:“前人曾经说过,歌曲与人们的历史同步前进。要进一步深入透彻地研究明清俗曲,就必须深入透彻地理解把握明清历史。”因此,2007年,她开始在复旦大学攻读历史学明清史方向的博士学位。2014年底,她拿下了自己的第二个博士学位——历史学博士。这六年间,她曾经历了两次工作岗位的变动,她既要继续做好所负责领域的管理工作,又要为学业而在上海、济南之间往返奔波。但无论如何艰难,她都没有选择放弃。她说:“我几乎感觉坚持不下来了,甚至一度想过要放弃,然而却始终有一股追求学术的信念支撑着我咬牙坚持。”正是这股追求学术的信念,让刘晓静可以在学术的道路上,一往无前,战无不胜。

  

2009年4月,中共山东省委宣传部召开《韶乐·印象齐鲁》专家论证会,刘晓静在会上作论证报告工作极致完美的追求者2007年5月,刘晓静当选为民革山东省委会副主委,并到民革山东省委会机关驻会。2009年5月,正值刘晓静在民革山东省委会机关任驻会副主委两周年之际,她迎来了人生的又一次重大转变——调任山东艺术学院副院长。现在的刘晓静,身兼数职。她不仅是山东艺术学院副院长、“泰山学者”特聘教授,还是民革山东省委会副主委、全国人大代表。

无论有多少职责和工作,刘晓静都坚持把本职工作做好,工作上既不越位,也不缺位。她说:“对于周围的人,我看别人的长处,找优点;对于工作,我一直在总结发现问题,找不足。”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下属,她的要求都极为严格,她是这样说自己的:“认真已经不足以体现我的要求,一定要做到完美,至少是在你的能力上已经做到极限了。”

她用“苛刻”二字来形容自己对学生、对下属,尤其是对自己的要求。她经常会把下属写的材料,一遍又一遍地进行批注修改,对自己带的研究生们更是如此。全省的艺术类优秀硕士学位论文本就不多,但每年都有她的学生获此殊荣。她的严谨“苛刻”是周围人有目共睹的,她对自己亦如此。她经常眼睛红红的,熬夜对她来说是常事,白天有一大堆工作事务等着她处理,她只能拿晚上的时间来做学术研究,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面对繁重的工作,她说:“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投入更多的精力。”

  

2012年10月,刘晓静在国际音理会亚洲大洋洲地区音乐学会首届学术研讨会、亚太民族音乐学会第十七届国际学术研讨会暨泰山学术论坛上作主题发言

  

2015年3月,刘晓静为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发言作准备

艺术精益求精的传道者

刘晓静认为教育有修养教育与专业教育之分,二者有很大的不同。

作为有着二十余年艺术教育授业经验的师者,面对持续高温的艺考,刘晓静表现出了担忧。刘晓静说:“艺术,没有天赋,可以做,但做好太难。”现在有很多家长仅为了让学习成绩不好的孩子能上大学,就为孩子选择了艺考这条路。刘晓静认为,这是对孩子不负责,对社会不负责。艺术领域的成功除了勤奋以外更多地取决于与生俱来的天资,没有艺术天赋的孩子即使费劲“挤”上了艺术院校,毕业后艺术前途也堪忧。

但她提倡重在培养修养的艺术教育,刘晓静说:“普修式的音乐教育是值得提倡的,在发达国家无论哪个行业的人都可能与艺术有过交集,这是他们修养的一部分,是健全人格的一部分。”从小学习些音乐艺术,能够启迪心智,开发智慧,但将来并不一定要从事这个行业。她以自己的女儿为例,由于家庭的熏陶,女儿从小系统学习了钢琴、舞蹈,艺术已经成为她个人修养的一部分。但女儿上大学的专业选择了法学,目前已被保送至北大读研究生,刘晓静觉得她的选择是对的,有艺术修养的人在其他领域也应有出色的表现。

  

  2015年3月,刘晓静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与山东团代表热烈讨论

  

在国际音乐理事会亚洲大洋洲地区音乐学会学术研讨会上,刘晓静(中)与专家及研究生们探讨中国音乐在世界的地位以及对世界音乐的影响现如今,艺术专业已经是一个独立的学科门类了,不再是文学下的一个分支,艺术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尤其是对于研究生教育。作为山东艺术学院的副院长,刘晓静对艺术教育的未来充满信心,对山艺未来的发展也信心满满。

初见刘晓静,你会觉得她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霸气。也许是职位和工作的原因,也许是多年求学经历所铸就的,她身上的气场似乎无人能撼动。初见时,你会被她强大的气场所震慑,但交谈起来,你又会被她的亲切所感染。谈到兴起时,她也会哈哈大笑;谈到工作时,她依旧认真严谨。她处事大方得体,不急不迫,淡定从容。她是学者、师者、管理者,她有着让人艳羡的学历,有着诸多的光环和头衔,但她依旧没有停下奋斗的脚步,马不停蹄地耕耘在学术和工作的热土上。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