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风采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革专题 > 2017专题 > 2017全国“两会”民革参政议政专题 > 代表委员风采
钟晓渝:与法治同行
来源:《亲历者赞——民革人物报道集》第四辑作者:赵 婧发表日期:2016-12-05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钟晓渝,1953年10月生,男,汉族,四川省内江市人,法学硕士,研究员。

1989年6月加入民革,现任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委员、民革中央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民革广东省委会常委。曾任深圳市政协副主席、民革深圳市委会主委、深圳市司法局副局长。

2014年11月。

民革深圳市第六次代表大会上,当钟晓渝发表完简短的离职感言、新任主委黎军把一束鲜花送给担任了十年主委的钟晓渝时,会场上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还有些老党员泪流满面低声而泣。这掌声是全体党员给钟主委的,是对他在深圳民革组织十年开拓与建设的肯定和褒奖,这泪水是大家对主委离去的不舍和伤感。对于一位党员,对于一位领导,再没有比这种发自内心的拥戴而更令人欣慰的了。

钟晓渝的眼睛也湿润了,那是一种很复杂的感情,有感谢,有感动,有感恩,也有一丝淡淡的不舍与惆怅。

一个何等人物可以让党员们如此动容?这十年民革深圳市委会都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他是如何得到党员们发自内心的认同和拥戴的?我带着疑问和强烈的好奇心采访了他。

很快,我就得到了这样一份简要的成绩单:

10年间,他把民革深圳市委会基层组织从22个支部,发展到52个支部,从360多名党员发展到1100多名党员,其中博士51名,高级职称占28%,法律界人士占11%,企业家占7%,党员平均年龄48岁,是民革党员平均年龄最低、平均素质最高的地方组织之一,民革队伍发展之快体现了惊人的深圳速度;

他着力培养年轻党员,每年都不厌其烦地到中共党委组织部、统战部和党员单位去沟通、联系、推荐干部,现任主委黎军就是他从一个普通的教授培养推荐成长为深圳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深圳市法制办副主任、深圳大学副校长、民革深圳市委会的主委和深圳市政协副主席,是深圳四套班子中唯一的“70后”市领导。当年他到深圳大学推荐黎军做法学院副院长时,深圳大学党委书记深有感触地说:“你如此地爱惜和培养民革干部让我深受感动。”钟晓渝在对年轻干部启用上十分坚定与迫切,由于钟晓渝不懈的努力,一批年轻人都得到了重用,目前深圳市民革党员中有副局级干部2名,处以上干部24名——他为民革组织培养了一大批党内骨干和各行业领军人物。民革深圳市委会充满活力在广东乃至民革全国系统中是有目共睹的。民革深圳市委会每年为民革中央提供的提案、为民革广东省委会提供的提案,数量、质量得到民革广东省委会和民革中央的肯定,每年都被评为民革参政议政工作先进单位;钟晓渝个人在民革深圳市委会乃至广东和民革中央更是关于国家法治建设方面的“建言献策”提案大户。

八年磨一剑

四川隆昌。

1978年盛夏,桉树上的知了不停地叫着,初升的太阳勾勒出丝丝缕缕彩色的光环,柳枝轻轻地摇曳,带着凉意的晨风穿过县铁路小学的窗户。钟晓渝坐在第二排靠窗的位置,从坐进教室的那一瞬间就忍不住心跳加速,那颗骤跳的心仿佛要蹦出来似的,政治试卷发下来的时候,他的手都握不住笔,他深吸了口气,把试卷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心里踏实了一点的同时,手还是控制不住地抖动,他深深地知道:改变命运的时刻就在自己手中的这支笔上,他要抓住命运的翅膀,他生怕自己稍有不慎一松手就再也抓不到了。

8年了,他想到过今天吗?

16岁那年,钟晓渝作为知青从四川隆昌县城下放农村,当一批又一批上大学、招工、当兵、有背景的知青都挥手告别农村的时候,钟晓渝心里都会泛起深深的伤感和无助。他要处处表现优秀才能有出人头地的那一天,而在这场运动中,父亲戴着“国民党残渣余孽”的大铁牌被游斗、扫大街,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回家的情形让他受尽了屈辱也憋足了气,他把李白的诗“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刻在自己农舍的墙壁上,时时刻刻砥砺自己千万不能放弃对梦想的追求。30多年后,他带着小女儿探访曾经住过的农舍,低矮斑驳的墙壁上,两句诗还在。

山坡上。

夕阳西下,天空染上透明的粉红色,白烟在屋顶上飘浮,麦苗吸足了雨水蹭蹭蹭地往上生长,一池悦耳的蛙声不绝如缕,小鸟在草坪中嬉戏、觅食,不知谁家在呼唤孩子回家,黄狗的欢叫声与炊烟一起在恬静的乡村上空萦绕。钟晓渝坐在草垛上,心无旁骛地拉着小提琴:俄罗斯名曲《小路》,“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向那迷雾的远方,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望着那条蜿蜒伸向远方的泥泞乡村小路,他眼睛里写满了孤独、寂寞、忧伤和迷茫,他的爱人在何处,他的路又在何方?夕阳把钟晓渝的剪影定格在无语默默陪伴他的小河湾畔。

在公社文艺宣传队他是骨干,多才多艺招人喜欢,每每总有暗恋他的女孩子到家里找他,而大革命时代在广州参加过妇女解放运动的外婆都会毫不留情地把所有女孩子都挡在门外,外婆认为她的外孙暂时还没有资格谈恋爱。“男子汉必须先立业再成家!”外婆的教诲掷地有声,她坚信她的“员外郎”一定会闯出一番新天地,即使是万念俱灰看不到一丝希望的时候,外婆也一直鼓励他相信那一天一定会到来。

他坚持住了。

命运永远都把机会给那些有准备的人。

1978年恢复高考,这是钟晓渝等了八年唯一的一次机会,命运的曙光点燃了他火一样的激情,他激动得一连几个夜晚都辗转难眠。尽管初中都没有毕业,三个月要复习完初中、高中的全部课程,时间仓促,他合理地安排时间,掌握好学习方法,墙上贴满了各种公式、图表,他如饥似渴地吮吸着知识,整整三个月每天晚上只睡四五个小时,眼睛熬红了也不觉得辛苦和累。他的心里积蓄了八年的力量终于等到了平等竞争的机会,让他施展从来就不曾泯灭的理想与抱负,社会最底层的艰苦生活让钟晓渝既脚踏实地又自信、坚韧、笃定。凡有所成就的人,也许都有过痛苦经历的磨砺,这也印证了古人所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1978年,隆昌有一万多名考生参加了高考,除了应届生,积累了有十几年的知识青年都涌进了考场。钟晓渝以隆昌县文科第二的优异成绩被西南政法学院录取,他第一时间跑去告诉父亲,他看见父亲颤抖的双手与眼睛里噙满的泪水,他知道自己承载了父亲母亲的全部希望。告别农村的时候,田埂、麦子、山峦、村舍和朴素的乡亲们都让钟晓渝感到从未有过的柔情,他知道这八年的财富远远不是时间能度量的,也不是苦难两个字能囊括的,这是他人生的一座丰碑,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源泉。

钟晓渝第一志愿报的是四川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家庭的罹难让他想逃脱政治,他就想做一个单纯的学者,在历史的长河自由地翱翔。但他被西南政法学院录取,这就命中注定不仅不让他脱离政治,反而让他与政治结合得更紧了。1978年秋天,钟晓渝启程了,命运带他步入下一个全新的驿站。

“八年农村生活磨炼意志和高考的成功,它让我懂得一个人只要努力和坚持,就没有干不成的。”钟晓渝对我说。

在笔者对他的采访中,不时有电话进来,他在一个电话里回答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部门对他提案的答复问题,言简意赅地说:“我需要的不是过程,是结果。”铿锵有力的11个字,一下子穿透了我。当我们的国家还有一些痼疾,当我们的机构还有一些人拖沓官僚的时候,钟晓渝短短的这句话,无疑是切中时弊最尖锐的利刃,也是艰难曲折的生活的历练给他带来的力量。

法治,一生的信念

1982年,重庆。

上课的钟声已经敲响,钟晓渝穿着白衬衫、黑西裤走上讲台。四年大学生活他如鱼得水,爆发出无穷的动力,图书馆、教室、宿舍三点一线,看似枯燥的法律书籍,如乡村里洁净的汩汩山泉洗去浮躁与铅华,把钟晓渝带入氤氲着诗意的书海,滋养他静谧的情怀,或诵或念或默,当书中的箴言跳出来,一直铭刻在他的灵魂深处,散发出温暖的光芒。毕业后,钟晓渝以优异的成绩留校任教,大学教师这个他过去永远也不敢企及的梦成为了现实。

这是重庆的初秋,知了还在树上不停地叫着,绿树茂盛校园宁静。钟晓渝扫视了一下课堂里一张张年轻的面孔,第一次站在讲台的紧张消失殆尽,讲课内容已经滚瓜烂熟,他几乎没有过渡,很快就适应了教师生涯。讲台让他内心充实与幸福,教师的职业夯实了他从事法律工作的理论基础。82级的大学生们都特别喜欢听钟老师的课,钟老师不仅温文儒雅、满腹经纶、记忆超群,而且思想极具穿透力。

这所被誉为“新中国法学教育的黄埔军校”的西南政法学院,传授给钟晓渝理性、科学、知识、教育的理念,博学、笃行、厚德、重法的西政校训,重重地撞击着钟晓渝的信念与激情,他从不自觉到自觉并深深地爱上了法学,下乡知青生活给予他生命的力量与思想的内涵,让他很容易就把法律与国家的命运结合在一起,很容易就会站在一个更高的平台去洞悉世事,追求人生真谛。

2015年深圳。

笔者有幸旁听了钟晓渝为重庆巴南区干部培训班主讲的“依法治国”的一节课,两个半小时的课程,钟晓渝根本就没用讲稿,主题鲜明、逻辑清晰、洋洋洒洒、滴水不漏,给我这个法盲上了一堂生动的法学课,我折服的是,一个如果不是对法学倾注心血与爱的人无法有如此深刻的理解和理性的思考。钟晓渝说:“执政党提出全面依法治国,就是要为民族复兴筹、为子孙后代计、为长远发展谋。新中国成立以来,既吃过破坏法治的苦头,也尝到了法治昌明的甜头,历史教训深刻地启示我们:法治是治国理政的根本方式。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开启法治建设新征程,表明党对社会主义法治建设有了更加完整的系统规划,对治国理政的规律有了更加准确的把握。目标犹如一面旗帜,旗帜高高扬起来了,才能凝聚人心,引领方面,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只有总目标明确,才能汇磅礴之力、收长远之功……”

钟晓渝就像是一滴水,沉浸法学三十多年,他知道一滴水汇集大海的力量,如果每一个中国人都是一滴水,汇集的力量将势不可当。他记得柏拉图的一句话:“法律是一切人类智慧的结晶,包括一切社会思想和道德。”歌德也说过:“带来安定的是两种力量:法律和礼貌。”钟晓渝总是走在法治的前沿一点一滴地推动着法治的进步:

1998年,他提出制定《行政许可法》建议并拟出草案交全国人大法工委,推动该法得以在2003年立法通过;

2000年,他提出应立法推动政府政务公开,这个建议对2007年《国务院政务公开条例》的出台起到了促进作用;

2002年,他提交的《司法体制改革的建议》成为民革中央的提案,得到时任最高法院院长肖扬的高度赞誉并亲率最高法院领导班子成员到民革中央致谢;

2008年,他提出国家建立公益诉讼制度;2009年,他提出《建议立法保护好心施救者》,这些建议都在国家和地方的立法中得到落实;

2010年,他提出《关于加快推进信访、维稳工作法治化进程的建议》;

2011年,他提出《应该坚定不移地实施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的建议》;

2013年,他提出《以立法推动全面深化改革的建议》……这些建议也都在国家的法治实践中得以实施。

他始终围绕法治建设和司法体制改革进行调研和提出相关建议,他始终坚守着法治的信念,十多年来,他平均每年向政协大会提交3篇提案,这些提案基本上没有离开他的“老本行”,都跟法律相关。

“政协委员就该干哪行、说哪行,撰写提案要跟自己的专业紧密结合,建言献策才有坚实可信的基础,同时还要紧扣当前国家政策和社会关注的重点话题,实际调查,深入研究,言之有物,切实可行。”他对所写的每一个提案都严格把关。所以,他的建议和行动总能走在时代的前头。

事情追溯到1993年。

深圳面向全国招聘法律干部,钟晓渝当时任西南政法学院副教授、政治学教研室主任,听闻招干的消息,他的心又开始萌动了,无数次寂静的早晨,他的眼光越过学校的丛林,越过重庆山城的楼宇,眺望博大的天空,他看到了一只飞翔的山鹰,牵引着他的心自由自在地翱翔。如果说上大学对他是一次命运的转折,教师生涯让他找到了内心的充实与幸福,不珍惜学院这12年的努力与成就是不现实的,但内心里那份渴望更广阔的天地的激情与冲动又像回到了大学考场,忐忑不安却充满了希冀与年轻的力量,这个念头蹦出来后一直就在他的血液沸腾着,他决定义无反顾去闯一闯。优柔寡断不是他的性格,他渴望在那座新兴的城市,重新铺开一张白纸填写人生的画卷去证明自己的价值与能力。

钟晓渝(左二)到深圳福田法院调研

回顾这段历史,钟晓渝说:2008年他曾与龙永图在深圳电视台做过一期“对话改革”的节目。当龙永图问他为何来深圳,他当着电视观众说了这样一段话:“我当时把深圳看成解放区,我是投奔解放区去的。因为深圳比内地的思想更解放,体制也更解放、更自由、更开放,这就是当年深圳吸引了一大批人才的原因,也是深圳这个城市的活力所在。”

自由、开放和包容成就了这个城市,也成就了钟晓渝在深圳的事业。

高处建瓴,低处呼喊

2008年盛夏,19名在深圳打工的农民工因屡次向包工头讨要工资无果,遂到深圳市法律援助处申请法律援助。当时已经是深圳市政协副主席、司法局副局长的钟晓渝到该处指导工作时,他看见一张张民工们黝黑的脸庞上有愤怒,更多的是无助与焦灼。大太阳底下,汗水挂满了粗糙脸颊也不舍得喝一瓶矿泉水的农民工深深地刺痛了他,像一把刀捅进他的心一样难受:农民工啊,辛辛苦苦一年甚至是几年的血汗钱,这钱很有可能是为了供养上大学的孩子,很有可能是瘫在床上的老人,也可能是为了岌岌可危的房子。深圳繁华的高楼大厦哪一处不是靠这些农民工建起来的?说得严重一些没有农民工就不会有深圳的今天。

钟晓渝的心好痛,压抑与凝重让他很长时间都喘不过气来,他想起了下乡时的父老乡亲,那些生活在最底层的弱势群体,因为缺乏法律的了解,因为没有经济的支援而被挡在法律的门外,一些不良的老板与包工头为了牟取个人最大的利益不惜牺牲与蹂躏农民工的血汗钱,如果我们不能为这些普普通通的农民工发出我们的声音,我们还有什么脸站在法律与道德的讲台上?尽管钟晓渝知道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但是这次他一定要站出来为农民工说话。他以公职律师身份亲自参与案件办理,一次次与农民工沟通了解具体的情况,一遍遍研读案件,多年的法律功底让钟晓渝发现了考勤登记这一关键证据,这成为开庭后他所代理的19位农民工全部拿到工资的重要证据。

“没有这个东西,投资方可能就不认账。”由于长期思考、研究法律,钟晓渝驾轻就熟很容易就找到了漏洞,从而找到案件的突破口。打赢这场胜仗的愉悦来自心底最真实的部位,一扫民工们所遭受到的不公带来的阴霾,那愉悦是任何东西都无法代替的。最后仲裁裁决农民工胜诉,19位农民工全部拿到了属于他们的血汗钱。

钟晓渝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但他的心情并没因为案子获胜而变得轻松,“深圳有好几百万农民工,是全国农民工最多的城市,还有多少农民工的欠薪案件没有得到法律援助,还有多少人因讨薪不成而含泪离开深圳,我不得而知。”钟晓渝语气沉重,每每想到这些,他都会心情沉重。如果没有8年的农村生活,钟晓渝不可能对农民工的生活感同身受,在他那纯粹的内心情感世界里总有一块向着乡间万物的美好,总有一段割舍不掉的乡村情结给予他人生的积累、社会认知、内心的深度。

“为政府分忧,为百姓解难”,这是钟晓渝对深圳市法律援助处的工作定位,也是他多年行事做人的态度。

2009年1月9日,在南方都市报深圳新闻年度评选暨网络奥斯卡颁奖盛典上,钟晓渝被评为深圳年度人物。获选理由是:为弱势农民工讨薪,提供免费法律援助。

这次出庭后,钟晓渝对深圳农民工欠薪状况进行了分析,并专门召开了一次提高法律援助质量的研讨会,讨论如何深入了解受援人的情况,尽可能维护受援人的权益,并通过法律援助工作,把农民工维权引向法律轨道。对于荣誉,钟晓渝说自己“完全意外”。他说:“我只是个普通的法律工作者,为农民工讨薪是公职律师应尽的职责,把奖项颁给我,是对社会公平正义的关注,是对法律援助的支持。”他坦言讨薪官司胜诉后仍不轻松,认为社会的公平正义任重道远,需要全社会的参与。

为在深圳普及法律知识,树立公民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尤其对外来务工人员进行普法教育,钟晓渝担任深圳司法局副局长后在深圳市图书馆开设了“公民法律大讲堂”的公益普法平台。2007年5月,法律大讲堂开讲,首场专题讲座“公民与法治”就由他主讲。他围绕什么是公民、什么是法治、为什么需要法治、公民需要怎样的法治意识四个问题展开演讲,场面热烈,座无虚席。2008年,他又主讲了“宪法与社会进步”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普法大讲堂每两周一讲,针对一个时期内的法律热点问题,免费对公众开放,至今已举办了几十次。“我是一名法律工作者,推动法治、完善法治始终是我履行政协委员职责的主要领域。”这是钟晓渝对自己的人生定位。

钟晓渝出席深圳市有关单位举办的推进一流法治城市建设论坛

每年的全国“两会”,钟晓渝除了履行政协委员参政议政的职责,最高兴的就是能和许多志同道合的委员朋友见面讨论。“政协就像个大学校、大家庭,大家在一起相互交流启发,相互学习提高,受益匪浅。”在钟晓渝所在的民革界别,许多委员称赞他是一位“想踏踏实实做点事的委员”。对于这个评价,钟晓渝“毫不谦虚”地表示认同,“其实不仅是委员,每个人都应该为这个社会做点事,这样我们的国家才有希望”。“我们这一代人参与了改革开放后中国法治的建设,也见证了法治建设艰苦曲折的发展进程。”钟晓渝总说,他们那个年代的人经历过激情燃烧的岁月,对这个时代充满感恩,一直处于一种进取的状态。其实,钟晓渝自己清楚,不管他有没有现在的头衔,都将尽职尽责,鞠躬尽瘁。

10年间,他每年为民革工作确立一个主题并作主题报告,十年的报告涵盖了民革自身建设和参政议政的方方面面。其中2007年的工作主题是加强民革能力建设,他的主题报告是:内强素质、外树形象,全面提高参政党素质。在报告中他把民主党派的能力建设看成民主党派生死存亡的根本,他认为民主党派的能力有多大,舞台才有多大,作用才有多大,民主党派必须下大力气抓能力建设。为此他率先在民革深圳市委会建立8个专门委员会以整合党内参政议政力量,使民革深圳市委会参政议政的能力大大提高。后来他这个报告被时任中共深圳市委书记李鸿忠批示市委统战部转“市各民主党派和工商联参阅”。

提高履职能力他说到也做到了。每次中共深圳市委召开协商会、座谈会,他总是以敢讲话、讲真话、能讲到点子上而得到市委主要领导和各兄弟党派的认同。2011年,中共深圳市委召集各民主党派纪念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座谈,钟晓渝说:“共产党九十年辉煌成就的取得可以用三句话概括:第一句,得民心者得天下,这指共产党在1949年以前;第二句,坚持真理修正错误、改革开放开拓创新,这指共产党在1979年以后;第三句,统一战线是共产党最大的法宝,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但是近年来中共深圳市委还没用好这个法宝,没为民主党派发展创造好条件,至今没为各党派配备专职副主委,各民主党派政协副主席的待遇也与共产党区别对待,没落实中央5号文件的精神,希望共产党继续得民心,继续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继续用好统一战线的法宝来继续共产党的辉煌。”三句话语惊四座,书记当众表示并最终推动了各党外副主席待遇的解决。

2013年,中共市委群众路线教育座谈,钟晓渝又率先发言:“我坚决拥护中共中央在全党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举措。群众路线是执政党的生命线,任何政党都必须坚持群众路线,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然而,在执政条件下群众的范围已经有所变化,群众路线的方式也应该有所变化。如今打工者是群众,工厂老板也是群众,执政党如何更好地代表群众的利益,这就不是简单的访贫问苦可以实现的。执政条件下更需要用民主和法治的方式去实现群众路线,用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用好多党合作制度这才是最大的群众路线。同时,我给书记提个意见,书记从没请我吃过一次饭,也没找我谈过一次话,没落实与党外人士交朋友的制度……”一席话让书记又当场表示接受,并说这个发言很有深度,很受启发。但钟晓渝继续说:“不过,我说了也白说,明天深圳特区报一定只报道书记发表了什么重要讲话,绝不会报道民主党派提了什么意见。”然而让钟晓渝意外的是,第二天《深圳特区报》一大版登了各民主党派座谈的建议和发言。看来,只要说得对,说了就不会白说。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为了提高新党员对民革的认识,他每年都举办新党员学习班、举行新党员入党仪式,并亲自为新党员讲民革党史、多党合作制度,提高新党员的党员意识和作为民革党员的自豪感、使命感、责任感;为了活跃党内生活,他组建了民革中山艺术团,合唱团每年都为民革深圳市委会的年终总结会奉献一台精彩的演出,而他总是亲自带头上台拉小提琴、独唱、合唱,与党员共欢乐。

钟晓渝总是说:“我也许做不了大事,但我可以为你们做点小事,我可以把民革打造成你们温暖的大家庭。”党员的职称、小孩的上学,在单位受到不公正对待,只要党员找他,他总是竭尽全力去帮助。他很早就成立了法律援助中心。一位民革党员的丈夫遭到冤狱,他亲自代理案件在法庭上慷慨陈词;一个四川老党员的儿子在深圳以侵占公司财产被逮捕起诉,该老党员来民革深圳市委会办公室要求帮助长跪不起,他亲自安排党员律师为其辩护,并亲自找市检察院的领导反映情况加强案件监督,终于使其无罪释放;深圳民革老党员、沈醉的女儿在贵州的房子被强拆,他又多次给民革中央反映,并找最高法院、贵州省法院协调,目前已撤销原错误判决进行重审。一桩桩,一件件,这样的事还有太多太多……民革深圳市委会的凝聚力就这样点点滴滴慢慢增强起来了。

钟晓渝用生命的激情为深圳民革组织的发展建设不遗余力地工作,再没有比这离任时民革党员自发的、热情激荡的掌声更好的礼赞了。他

1989年加入民革,是民革培养了他、锻炼了他,给了他人生的政治舞台,并成就了他闪光的事业。他生命旅程中最精彩的片段也是在这座年轻的城市和民革的同志朝夕相处度过的,他对深圳的民革同事、党员有着深深的眷恋。主委的旅程结束了,如今他该心往何处?他说他的另一个旅程还远没结束,那就是他心底里不熄的信念与激情——法治建设永远在路上。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在采访完钟晓渝回家的路上,听到路边一家商场传出马修·连恩的歌声。唱的是《布列瑟农》,有一种渗透人的心灵的淡淡伤感:

我在布列瑟农

密布着星光的苍穹下、

依稀的阳光照亮着布莱勒

从天的那一边

你送出甜蜜的笑,驻足凝望

我被迫离去

离别的列车将带我远去

只有跳跃的心不愿离去

呜,跳跃的心不愿离去

我多想飞起

融入升起的月亮

让群星环绕着我

它们将魂绕在你的星空里

你送出甜蜜的笑,驻足凝望

我将被迫离去

离别的列车将带我远去

只有跳跃的心不愿离去

呜,跳跃的心不愿离去

夹杂着远处火车的汽笛声声声不绝,马修浓郁伤感的声线,让我情不自禁地与钟晓渝联系在了一起。

人生如这样一列火车,他目光如炬、特立独行,充满了激情与坚定的信念,一直朝前、朝前、朝前开着,诗、音乐、浪漫山花弥漫着前方。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给人生一个完满的答卷,钟晓渝做到了。一个人的力量是微小的,但依法治国一定是这个国家的出路。

我这样想着,我的脚步也轻快起来。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