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民革貴州
付紅:我在山裡有位“奶奶”         2021年08月31日23:35

付紅(右二)看望幫扶貧困戶家庭學生

我叫付紅,是畢節市納雍縣一名民革黨員。因為參加脫貧攻堅戰,我在畢節市納雍縣水東鎮老包村茶園組有一位奶奶。稱她“奶奶”,基於我是中年人,她是耄耋老人一其實,我和她非親非故,我只是因為結對幫扶才認識了她。認識了,按長幼論輩,我當然應該稱她“奶奶"。

奶奶名叫李文秀,生於1930年,如今已經是91歲高齡,住水東鎮老包村茶園組。雖然說她家屬於茶園組,但房子並不在茶園組的寨子裡,而是偏居一 處半山上,離群索居,單家獨戶的。與奶奶一起生活的,隻有一個67歲的兒子,名叫楊慶德。因為母子兩人經常在那間老屋子裡出入,這才讓無聲的老屋多少顯出一些生機來。

按勞動力標准定論,李文秀、楊慶德母子倆都已經沒有勞動能力了,基本的生活供養就靠政府兜底的低保金和養老保險金。我是2018年6月開始結對幫扶李文秀奶奶一家的。第一次走訪,我發現奶奶一家單獨居住在離寨子中心4裡多的半山腰上, 沒公路通達,隻有一條非常陡峭的山路。野草也欺人,走的人少了,都長到山路中間了,而且長得特別瘋狂,如果不仔細辨認,幾乎難以找到路的痕跡。走了半個多小時,到了奶奶家,我作了自我介紹:我是她家的結對幫扶干部,名叫付紅,在納雍縣政協工作,以后會經常去她家,了解她們的生產生活情況,了解她們的健康狀況。奶奶表情木然,沒說什麼。我估計,奶奶聽不懂“政協”這個詞。對於我的身份,估計她最大限度可能停留在“干部”上,停留在“城裡人”上。

我給奶奶說,山上路不通,吃水、用電、買糧什麼的都不方便,政府在縣城裡修有房子,專門為深山區、石山區的老百姓修的,不如搬到縣城裡,白天熱鬧,晚上亮堂,買米買油之類的也方便,一出門就能買到。奶奶說,她不想去城裡,她不習慣城裡生活。我轉換話題,問奶奶生活上有什麼困難。奶奶說, 就是電沒有落戶,家裡用的電是從別人家的電表裡搭接的,有時會為了電費的事情扯皮。另外,她說她有偏頭痛和高血壓,年紀大了,買藥不方便。

一個用電戶頭,對奶奶而言可能是個大問題,但對我而言,這不難。我讓老人把楊慶德的身份証找來,照了照片,然后到村委會出具用電落戶申請証明, 再到居仁供電所找管片人員。事情比我想象的還要順利,不到一星期,供電所的外業人員就給奶奶裝了電表。

奶奶的用電落戶手續是我辦的,聯系電話留的是我手機號。所以,如果茶園組一旦遇到停電檢修之類的情況,我的手機都會接到居仁供電所的通知。一旦接到了通知,我會立馬把消息告訴奶奶。因為擔心停電之類的突發情況會影響奶奶一家的日常生活,我還特意給奶奶一家准備了蠟燭,留下備用。奶奶有了自己的電表,不再和別人共用電表了, 人顯得很開心。

奶奶的偏頭痛和高血壓,都是老病,治療起來斷不了根,得靠吃藥維持。我每周走訪,都會從藥店給她帶足夠半個月服用的藥。2020年8月2日,我又去奶奶家,給她帶了足夠一個月的藥。當時我給奶奶說,最近要出去學習一段時間,不能每個星期都來看她了,叮囑她要記得按時吃藥。奶奶笑著說她會記得的,讓我不要擔心,安心學習就是。

其實,我是要去外面動手術,因為我的雙側輸尿管有結石,最大結石都長到16毫米大小了,並且中度積液,再不手術肯定不行。我向單位請了假,前往貴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治療。8月10日,我在貴陽做了腹腔鏡手術,體內留置了雙擊管。醫生說,雙擊管至少要兩個月才能取出來,囑咐我減少活動。因為動作稍微大一點,或者坐的時間長一點,體內的管子都會和肉體摩擦,從而變形導致出血。

9月5日,考慮到奶奶的藥已經沒有了,我顧不得體內藏管,忍著疼痛, 去藥店買了兩個星期的藥,打算給奶奶送去。平時開車到茶園隻要一個半小時,那天我開了兩個多小時才到。從茶園步行去奶奶家,以往隻要40分鐘左右,那天我拄著木棍,一路走走歇歇,走了一個多小時才到。到了奶奶家時,我頓覺心悶、氣喘、頭暈,不能說話。奶奶連忙給我倒了 一杯熱水。喝下熱水我才感覺好一點。

我說:“奶奶,你的藥用完了,今天特意給你送藥來了。”奶奶露出有些嗔怪我的表情。她說:“你騙我是出去學習,其實我從寨子裡打聽到你不是去學習,而是去貴陽看病做手術。”奶奶還說,她還讓寨子裡的人打聽我哪個時候回納雍,她想和老鄉們到納雍看望我。那一瞬間,我心裡暖暖的,眼淚差點就掉了下來。

奶奶說:“你剛做完手術,身體還不好,應該在家休息,不要老是想著給我送藥了,我這把老骨頭也活不了幾天了,就算死了也算不了個事,你不要再這樣糟蹋自己的身體。”說著說著,奶奶哭了,我也哭了。要離開奶奶家時,奶奶要我把一隻下蛋的母雞帶回家補身體。我騙奶奶說, 我還要到村委會寫走訪記錄,還要復印材料,今天回不了納雍,雞放車裡會悶死的,下次再帶。

奶奶家沒有一樣現代化的家具,室內非常雜亂,麻布口袋鋪著的床上堆放了很多糧食,無序的衣服散發出怪味,牆壁上高低不一地挂著落滿了灰塵的袋子、瓶子……這樣的環境直接影響奶奶一家的生活質量。於是,我從納雍給奶奶買了床、櫥櫃、衣櫃、餐桌,還帶了幾套床單、被套、枕巾、枕套,請了兩個人協助我,用一天半時間,終於把奶奶家的室內室外掃了一遍。

之后,房間用具擺齊了,床上用品換新了,奶奶笑了,我也笑了。

 

摘自《共畫同心圓——貴州民革助力脫貧攻堅群英譜》(團結出版社2021年6月出版)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