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民革江蘇
【慶祝建黨100周年·征文】修家譜     郭玲玲    2021年08月31日17:23

2021年4月4日,辛丑年清明,我與父親和幾位叔叔回老家祭奠掃墓。小雨淅瀝,遠處枯黃中泛著一片嫩綠,春如約而至,路旁村庄“農家樂”的字樣清晰了然。不一會兒我們就到了,拿鍬,培土,磕頭,跪拜,這禮就算成了。跪在爺爺墓前,眼淚就再也止不住了。爺爺這一生,承載了共產黨的成立、國共合作的記憶﹔經歷了日寇侵略的恐怖、國破家亡的悲憤﹔見証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體驗了自然災害的無奈、“文化大革命”的壓抑﹔感受了改革開放、香港澳門回歸的喜悅。終於功勛卓卓,他安息至此。

祭奠完畢,我看向不遠處刻著兆萱公的墓碑,因上面寫著兩位妻子。父親目隨我指的方向說:兆萱公是台胞,我們的家譜就是他們出資修建的。

1988年9月2日,村裡熱鬧非凡。東、西、南村的男女老少都聚集在兆萱公大兒子家裡,等待著從台灣歸來的兆萱公與以賢公兩人,他們隨國民黨退居台灣,幾十年來杳無音信。他們此行著實不易:思鄉心切的兆萱公,幾十年來為了找尋妻兒的訊息,經過台灣海峽交流基金會、海峽兩岸關系協會與當地政府的努力,最終與家人取得聯系並相約在香港見面。隨后台灣的族人受到鼓舞,他們由香港轉入大陸回到家鄉。

時過午時,兆萱公與以賢公在眾人期盼的目光中走來,更讓人驚訝的是,族人兆學公也隨他們回到家鄉了。

這怎麼可能?兆學公隸屬華野,在金門戰役中就犧牲了。他的母親已經領了十幾年的烈士撫恤金了。彼時國難當頭,戰火紛飛,世事難料,隸屬華野的族人負傷犧牲的就有好幾個。兆學公母子相見,一時間千言萬語難以名狀,相顧無言,唯有抱頭痛哭。

如果說兆學公的痛哭聲中還有一絲久別重逢的喜悅,時光留給以賢公的,隻有無盡的悲傷了。以賢公年幼喪父,自小母子倆相依為命,因以賢公少年好學,成年后為駐南通國軍長官。抗日后,隨國民黨軍退居台灣,幾十年,再無消息。家中年邁老母,無人贍養。政府為了照顧她,將她列為五保戶,然而卻遭到了老人的堅決反對:“我有兒子,他在台灣。”族內幼童都稱她“老八十”,多次戲笑說:“您的兒子死啦。”她都會立馬回罵:“誰家的孩子沒教養,我兒子沒有死,他在台灣。”最終由她的小叔公夫妻為她養老送終,老人直至去世,也未敢與兒子團聚。當族人將這些事講與其聽時,以賢公在他母親墳前嚎啕大哭,足有兩個鐘頭。

離島萬裡,血濃於水,親情不可隔斷。后兆學公自述自己在金門戰役中負傷被俘,不料巧遇族人兆淑公。兆淑公與幾位族人聯名擔保,這才保住了性命。至此也就定居台灣,后來救命恩人兆淑公病逝,為完成遺願,兆學公千方百計也要把他的骨灰帶回故鄉安葬。

如今的兆學公看著年邁的母親,回想著未能陪伴的日日夜夜,一心想把她接到台灣一起生活,以盡孝道。彼時台灣經濟好於大陸。可是他的母親堅決不同意:我在這邊過得很好。她指著自己新包的一口假牙,說:“你看這個就是政府免費替我包的,我現在遇到什麼事情,黨和政府都會幫我解決。再說我歲數大了,也不想離開家鄉啊。而且這邊還有你兩個兄弟,你就放心吧。”

幾天后他們依依不舍地與族人告別,臨行前兆學公對族人說:希望能帶上一本家譜回去,然而本族原共有5本族譜,文革時期都被燒了,現僅剩一本。於是族人提議應該重修家譜。台灣族人願意資助,於是兩岸共修家譜,共敘親情。

俗話說“國家有史,地方有志,家族有譜。”歷時一年,新的家譜終於發放到每個族人手裡。台灣那邊由兆萱公帶給他們,因兆萱公原先在大陸有妻子王氏,並育有二子,到台灣后又娶一妻黃氏育有一女。所以他經常兩邊跑,不久妻王氏也已去世,后來大陸生活條件逐步提高,而兆萱公年事已高,他的兒孫們就對老人說:您以后不要再接濟我們,我們已富裕,您就安心在那邊養老,有時間我們就過去看您。不久兆萱公去世,按老人遺願,將他骨灰帶回與王氏安葬,又過了幾年台灣妻黃氏也病世,他們亦將黃氏骨灰帶回,將三人合葬於故土。

我看著這朴素的墳墓,相依的姓名,肅然起敬,深深地鞠了一躬,心棲夢歸處,不負韶年華﹔行而不輟,未來可期。今年是辛丑年,兩甲子前的今天,或許也是小雨連綿。只是今時不同往日,故鄉還是那個故鄉,國家已遠非昨日之舊貌,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國家正繁榮、富強、文明、興盛。此刻天色晦暗,可我覺得整個世界都亮了起來。(作者系民革淮安市委會直屬一支部黨員、淮安市欽工中學教師)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