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民革江蘇
湯璐煒:船     湯璐煒    2021年08月27日14:21

兒時記憶中的裡運河,常年停泊著各色船隻,有手搖船、水泥船、機動大貨船,還有石頭房子船。那時,從幼兒園放學回家的路上,我最喜歡坐在爸爸的自行車后座上,一路上沿著裡運河,看河裡的船們和人們,會看到船上的人們用系著繩子的鐵桶在河裡打水,會看到船民們無所事事地坐在船艙外面閑聊,還經常會看到雄偉的船隊,裝滿砂石的前船與后船間用繩子相連,頭船驕傲地鳴著汽笛,領著長長、長長的船隊在水中激昂地前進。

我對於船的好奇,大概是與生俱來的。長大后我才知道,我們家與船一直有著不解之緣。原來,我們家從太爺爺輩開始,就是個船民,爺爺和爸爸都是在船上出生、長大的。而奶奶的家族是在洪澤湖上開船廠的,那個年代裡,船是非常重要的交通工具,因此奶奶也算是一個大家閨秀。因為奶奶的父親身為洪澤的國民黨黨部負責人,早年積極投身革命,常年不在家,因此奶奶家的船廠一直由奶奶的姑姑負責打理,她也是當年洪澤城裡遠近聞名的“當家姑娘”。跑船的窮小子,遇到了船廠家的千金,那是怎樣的一段浪漫愛情故事,我不得而知。總之,所幸奶奶的姑姑是個倡導自由戀愛的新派當家人,所以在她的主持下,奶奶嫁給了爺爺,從此開始了大江大河、天南地北的生活。

原本奶奶也許就要跟著爺爺一輩子都在船上飄飄蕩蕩,后來新中國成立了,奶奶家的船廠被收歸公有,爺爺家的船也被收編至老淮陰市的食品運輸船隊。爺爺原本是一個苦出身的窮小子,也在中國共產黨的關懷下,邊跑船,邊讀起了書,鑽研起了技術,還習得了一手好字。后來,一件意外的事讓爺爺奶奶終於從船上搬到了陸上定居,不再需要全家都跟著船隊四處漂泊。聽奶奶講述,當爸爸還很小的時候,有一次她一手抱著爸爸,一手牽著大伯,在行進的船隊中行走,在從一條船跨到另一條船的時候,不小心一腳踩空,從船之間的縫隙裡掉入了水中。從行進中的船隊落水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船上的人們趕緊下水救人,后來把奶奶從水中救了上來,落入水裡的奶奶還不忘緊緊地一手摟住爸爸,一手拉住大伯。稀奇的是,當年還是幼兒的爸爸,在落水的過程中,竟然連一口水也沒有嗆到,這大概就是水給船民們的庇佑吧。但是經過這件事,太爺爺就下定決心不能再讓孫輩們一輩子生活在船上了,要搬到陸上去。於是爺爺向船隊申請,希望能夠搬去岸上住,因為爺爺的工作表現一直非常優異,在運輸隊的關心安排下,他分到了一套家屬大院裡的房子,雖然不大,但自此一家老小終於有了一個像樣的穩定的家。

感念於中國共產黨的關懷,爺爺在被分配到運輸隊工作后,就一直積極要求入黨,但是因為奶奶父親的國民黨身份,爺爺的政審一直沒能通過。爺爺並沒有就此放棄,他仍然埋頭苦干,鑽研技術。有一年,爺爺所在的船隊在運輸生豬家禽的過程中,突遇龍卷風,他因為奮勇保護國家財產,右手掌被數噸重的槽鋼砸傷,被送入醫院緊急救治,所幸送醫及時,沒有留下嚴重的后遺症。這件事還登上了當年老淮陰市《新淮海報》的頭版頭條。也因為爺爺的英勇事跡,他終於通過了運輸隊黨組織的審查,成為了一名共產黨員。

成為共產黨員后,爺爺為了不辜負黨組織的期望,更加努力地工作,常年在外四處跑船,爸爸小時候都很難見上他一面,是奶奶這個國民黨官員的女兒,曾經的大家千金,為了讓爺爺安心跑船,以自己柔弱的身軀,支撐起了這個上有老、下有小的家。經過多年的辛勤和努力,20世紀60年代,爺爺已經從原先的一名小水手榮升為了船長。后來,隨著國家經濟發展,為了減少生豬家禽在運輸中的死亡成本消耗,運輸隊將原來的駁船改為了大噸位冷藏機動船。機動船的駕駛、維修技術對於當時習慣了駁船的船長和船員們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爺爺第一批申請加入了機動船的駕駛和維修培訓,並且順利通過考試,光榮地成為了老淮陰市首批機動船的船長。

時間到了1970年代,爺爺依然駕駛著滿是電子儀器的機動船往來於運河、長江之上。這時,已長大成人的大伯考取了南京郵電學院,但又因為奶奶父親的國民黨身份,政審未通過,沒有能夠入學。對於這件事,爺爺一直教育大伯,不能因為一件小事就抱怨黨和國家,如今一家人的安寧生活都是黨和國家給予的,如果沒有中國共產黨,他至今還要為養家糊口在自己的小木船上漂泊求生,大伯、爸爸和姑姑也不會有如今上學讀書的機會,更不要怨恨自己的外公,雖然他是國民黨黨員,但是也曾經給中國革命和抗日戰爭作出過貢獻。在爺爺的教育下,大伯沒有怨天尤人,反而是主動請纓去了鄉下農場插隊來鍛煉自己。到了爸爸考學的時候,爺爺也是如此教育他,於是爸爸高中畢業后選擇回到了小學時的母校,當了一名小學老師,並且邊工作,邊自考,最后取得了南京師范大學的中國語言文學函授大專學歷。

在我的記憶中,我都已經上了幼兒園,爺爺依然沒有停止他的跑船生涯。在物質還不是很豐富的20世紀80年代,爺爺每次跑船回來都會給我和堂姐帶一些果脯、飴糖之類的小零食,還有小女孩最喜歡的各種漂亮的項鏈、耳環、手鏈,我和堂姐常常把它們挂滿全身,“珠光寶氣”的模樣,引來了周圍小伙伴們一片艷羨的目光。

后來,爺爺終於退休了。他退休后,我和堂姐最愛的事就是聽他講跑船生涯中遇到的各種奇聞軼事。每一次,我的思緒都會跟隨著爺爺的故事飄去祖國各地的大江大河之上,以至於成年后的我,在真正身臨其境時,恍惚間總覺得自己早已來過了這些地方。再后來,我長大了,而爺爺因為腦血栓引發了老年痴呆症,常常連剛剛發生的事情都不記得了。有一次,爺爺又問我在哪裡上學,我已經記不清是第幾次告訴他在上海,他那次竟然說,上海啊,以前我跑船的時候經常去上海,去楊樹浦,那裡有個碼頭……滿鬢白發,癱瘓已久的爺爺,坐在輪椅上,一邊定定地抬頭望著天,一邊緩慢地訴說著,那目光,似乎穿透了天際,投射在他那些跑船的激情歲月裡,盡管,昨天的事他已經忘了。

這是我們家祖輩與船的緣分,也是爺爺一個老共產黨員的崢嶸一生,他把他的一輩子都獻給了祖國的大江大河。雖然他沒有參加過革命,但是他以一個普通人的平凡身份竭盡所能地把自己的一切獻給了中國共產黨,獻給了國家。在我加入民革,成為了一名民革黨員后,爺爺已經過世多年,如果他還健在,我甚至能想象到他憤怒激動的表情,因為得來不易,爺爺對自己的中共黨員身份異常地珍惜,而我,也隻能在想象中對他解釋民革的歷史以及與中國共產黨的淵源。可惜,現在這一切,隻有想象。

如今的裡運河上,早已沒有了船隊的蹤影,孩子們也再看不到我童年時那些各種各樣的船。這麼多年來,這條河流從熱鬧喧囂到沉默安靜,從交通要道到名勝風景,它記載了太多的歷史和故事,也大概隻有它和我們,還記得一名叫作湯洪德的船長,曾經駕駛著運輸船意氣風發地往來於江河之上吧。

裡運河的水,依舊在靜靜地流淌,它載著船的記憶,載著我們對爺爺的思念,漸漸遠去,奔流向遠方,奔流至天際。

(作者系民革淮安市委會直屬三支部主委、淮安市事業單位登記管理服務中心登記服務科科長)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