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民革山東
馮玉祥在重慶宴請毛澤東         2021年07月06日11:32

馮玉祥在重慶宴請毛澤東

作者:鄭永恆

我的祖父鄭金聲生前同馮玉祥將軍相處達20余年之久,是馮將軍的老部下,又是盟兄弟,后來他還當過馮玉祥的總參謀長,兩人親密無間,情同手足。正因為如此,1937年抗日戰爭一開始,馮將軍就帶我父親鄭繼棟到了南京,並送他去廣西桂林讀書。1941年春,我父親從中央軍校第十八期畢業后,又回到馮玉祥將軍身邊,正式任馮老的隨從副官。1945年抗戰勝利后,毛主席應邀去重慶與蔣介石談判時,我父親親歷了馮玉祥將軍宴請毛澤東主席的事。我和父親鄭繼棟同為民革成員,我覺得他生前回憶的這件事很有意義,今將他所談整理成文,為體現事情的親歷性,故仍以我父親的口吻記述事情的經過如下:

抗日戰爭勝利后,全國人民無不希望成立一個由各黨派組成的聯合政府,共同建設一個獨立、自由、民主、富強的新中國。而這一主張卻遭到了國民黨右派的斷然拒絕,致使大規模的內戰有一觸即發之勢。當時,毛主席在延安曾先后為新華社寫了兩篇評論:一是《蔣介石在挑動內戰》,一是《評蔣介石發言人談話》,揭露了蔣介石欺騙國人,排斥異己,准備發動內戰的陰謀。由於中共採取了決不被蔣介石反動氣焰所嚇倒的、堅定的革命立場,在國內外反對中國內戰的強大政治壓力下,迫使蔣介石不得不改變策略,裝出一副和平的姿態,三次電邀毛澤東主席到重慶舉行和平談判。當時,中共中央已預料到蔣介石演的是一場和平假戲,但鑒於當時抗日戰爭剛剛結束,全國人民在八年浴血抗戰中所蒙受的嚴重災難,為了迅速醫治戰爭創傷,為了爭取祖國的統一和人民的幸福,還是決定由毛主席、周總理和王若飛三位同志到重慶同國民黨進行和平談判。

1945年8月28日下午,毛主席乘坐專機由延安飛抵重慶。馮將軍因事不能去機場迎接,特派夫人李德全代表他去歡迎毛主席。重慶愛國民主人士及各界代表,在中蘇文化協會特為毛主席開了一個歡迎大會。參加大會的有孫夫人宋慶齡、馮玉祥將軍、著名學者郭沫若以及許多愛國民主人士等。會場上氣氛活躍,熱情洋溢。毛主席頻頻揮手向與會者致意。

 馮將軍首先在會上講話,他說:“今天這個大會,正如實現了孫總理所提出的‘聯俄、聯共、扶助工農’三大政策﹔同時又顯示了全國人民團結一致抗日的決心和信心。”接著他又說:“我們在這激動人心,歡欣鼓舞的時刻,一定要加強團結,提高警惕,嚴防有人要從中破壞!”他的話引起了到會人員的極大共鳴,報以經久不息的熱烈掌聲。

歡迎會后,馮將軍決定為毛主席洗塵,准備邀請來家便宴。他當即吩咐上清寺康庄馮委員辦事處的人員,寫好請帖,派人送往桂園毛主席住所,並命馮將軍鄉間住所歇台子抗倭樓的廚師老張到辦事處來親自做菜。馮將軍又對副官說:“明天有五、六個客人吃飯,叫老張搞好一點,豐盛一些,多弄幾個湖南口味的菜。”

次日,天氣晴朗,惠風和暢,馮將軍和夫人一早就到了康庄辦事處。下車后,馮將軍先到廚房裡了解、詢問宴會准備的情況。當他發現宴席上沒備煙酒,感到有些歉然。當即派人買來了名貴煙酒,以示敬意。馮將軍向來有一個老規矩:不管宴會大小,招待的客人是誰,是從來不備煙酒的,這一次破格備煙酒招待毛主席,的確是他平生第一次。不多時,將軍又像考慮到什麼問題似的,馬上叫來手槍營營長葛效先,並立即下達緊急指示:“我今天下午請客,你們站崗放哨要特別加強守衛,嚴密警戒,不得有半點疏忽!”營長連連答應:“是!是!”因為上清寺康庄的毗鄰就是軍統特務頭子戴笠的住所。馮將軍為毛主席的安全,可謂用心良苦。

那天整個康庄辦事處都沸騰起來了。當大家得知馮將軍下午請的客人是毛主席時,莫不懷著一種激動和喜悅的心情,期待著貴賓的光臨!

下午4時,一輛黑色小轎車、后隨一輛軍用吉普車開進了康庄。吉普車上坐滿了國民黨憲兵。這些憲兵名義上是擔任警衛的,實際上也可能是監視的。馮將軍和夫人知道客人來了,幾步就跨下了台階,滿面笑容地迎接毛主席、周副主席和應邀前來作陪的張治中先生等客人。

毛主席身穿嗶嘰中山裝,黑皮鞋,神採奕奕、笑容可掬地走出了汽車。馮將軍和夫人上前與毛主席等客人一一握手,並互相問好,隨后主人恭恭敬敬地陪同客人邁上了台階,進入客廳。賓主分別就座后,就親切地交談起來。毛主席首先轉達了朱總司令對馮將軍的問候。馮將軍接著說:“毛先生為了中華民族的統一和富強,不顧個人的辛勞與安危,飛抵重慶,奔走和平,實為玉祥所敬佩!”接著毛主席又詳細解釋了8月25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對目前時局的宣言》。毛主席說“宣言中指出了在日本帝國主義投降以后,我全民族面前的重大任務是:鞏固國內的統一,建設獨立、自由與富強的新中國,並提出了和平、民主、團結三大口號”。馮將軍對毛主席的一席話,非常贊賞,並連聲稱道:“很好,很對。這就要看蔣介石的態度了。如果他能以國家大局為重,從人民利益出發,就該回心轉意,採納施行,那就是全國人民之大幸啊!”

不久飯菜准備停當,馮將軍首先把毛主席、周副主席讓到首位,毛主席遲疑地沒有就座,馮將軍大聲地說:“你們二位遠道而來,首位當然要你們來坐。”因為周副主席是馮將軍的熟客,也就不再推辭了。

賓主分別就座后,馮將軍親自執酒並為客人們斟滿了酒杯,接著說:“毛先生為祖國和平遠道而來,這第一杯先敬毛先生!”毛主席謙虛地笑著,擋住了馮將軍的敬酒,然后說:“還是讓我們大家同飲吧!”馮將軍和夫人同毛主席、周副主席、張治中先生等客人碰杯,大家共同一飲而盡。頻繁的碰杯,親切的交談,使宴席上熱烈的氣氛更加活躍。毛主席介紹了延安和解放區各方面的情況,深受主人的贊揚。毛主席又說:“煥章先生的豐功偉績,已舉世盡知,尤其在抗日戰爭期間,你為反對投降、堅持抗戰,呼吁團結、反對分裂做出了不懈的努力。還望煥章先生為實現祖國和平、民主、團結而努力,不負國人所望。”當時馮將軍受到了莫大的鞭策和鼓舞,說:“我願為中國實現和平與民主奮斗到底!”周副主席也接著說:“煥章先生始終獻身於祖國的正義事業,為人所不敢為,說人所不敢說,這就是先生偉大成功之處。”大家邊吃邊談,從中國過去談到現在,又從現在談到將來,歡快異常。

馮將軍平時請客,負責席間招待工作的都是辦事處的勤務人員﹔而今天情形卻不同,為客人端飯送菜、拿煙遞酒的,都是馮將軍身邊的高級參謀和副官,都是馮將軍的貼心人,如周茂藩(又名李養初)、趙力鈞和我本人。這種異乎尋常的、精心的安排,不外乎對毛主席和周總理的尊敬和熱愛,更重要的是為了毛主席的安全。

宴會時,還有一個小插曲,至今回味起來仍感興趣盎然。有些工作人員為不能到席間去看看毛主席而感到遺憾,便都爭先恐后地從門縫中以先睹毛主席的豐採為榮。其中最注目的,是馮將軍的秘書王倬如同志(解放后任外交部禮賓司司長)。大家對毛主席的愛戴,由此可見。

毛主席飯吃得最快,首先吃完。我為毛主席拿來了毛巾擦手,他握住了我的手問我多大了,我恭敬地回答:“21歲了!”毛主席的態度是那樣的平易近人,和藹可親。當時使我深受感動,留下了永生難忘的印象。

飯后,稍事休息,因為毛主席還有會議,准備回去,這才結束了這次令人難忘的宴會。

馮將軍和夫人送別了毛主席等客人以后,夫人李德全興奮地對我說:“繼棟,你看毛先生的精神多麼好,舉止言談多麼謙虛可敬﹔特別是兩隻大眼睛,炯炯有神,透出了堅定、剛毅、自信,對前途充滿了樂觀主義的信心,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啊!”我深有感觸地說:“是!是!”

在蔣介石獨裁統治下的重慶,馮將軍為毛主席設宴洗塵,成為當時重慶報紙的頭條重要新聞。雖然國民黨右派及特務們對馮將軍大肆攻擊、造謠和毀謗,反而使馮將軍更加堅定了信念和立場。在反對獨裁,要求民主,反對內戰,要求和平,反對美帝援蔣,實現祖國統一的斗爭中,他不顧自己的安危,奔走呼吁,直至他生命的最后一息!

這次宴會,我自始至終隨侍左右。毛主席那種政治家的風度、言辭,軍事家的膽識,以及他那種深謀遠慮,真見灼知,高瞻遠矚,預示了祖國光明的未來!

時隔半個多世紀,那一幅幅動人的畫面,仍舊呈現在我的眼前,今特將這一偉大場面,略書及此,奉獻給親愛的讀者們!

(原載於2007《春秋》第一期)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