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民革要聞>>中央要聞
政協民革界聯組協商會聚焦新就業形態勞動者權益保障         2021年03月12日13:21

2020年共享經濟參與者人數約為8.3億人,其中服務提供者約為8400萬人,平台企業員工數約631萬人。勞動關系難認定、勞動者權益難保護等問題已成為束縛新業態勞動者權益保護的藩籬。

當前最突出的就是新就業形態勞動者的法律保障問題,要及時跟上研究,把法律短板及時補齊,在變化中不斷完善。

隨著勞動方式、工作方式發生變化,可以預測的是,一種區別於現行工傷保險制度的、覆蓋面更廣的全民職業傷害保障制度將是一種必然。

8400萬,是《中國共享經濟發展報告(2021)》給出的我國共享經濟領域提供服務者最新人數,這個人數佔據了中國總人口數量的6%。

以平台經濟、共享經濟為代表的新業態,在開拓我國經濟新藍海的同時,也催生了大量新型就業形態。網約車司機、快遞小哥、外賣派送員等都是常見的新業態從業人員,他們遍布在小區、街道,點對點連接城鎮的各家各戶,是一群穿梭在你我世界裡最熟悉的陌生人。

區別於傳統企業單位,他們大多沒有固定的工作場所、固定的工作時間,甚至沒有固定服務的商家。相應的,勞動合同易被視為最可鑽最好鑽的空子,勞動保障制度“節奏”跟不上的問題也日益凸顯。

跨過妨礙新業態勞動者社保權益的“溝溝坎坎”,需要社會各界匯集智慧。繼去年5月23日全國兩會期間的全國政協經濟界聯組會后,今年3月7日下午,在全國政協十三屆四次會議上,民革界別聯組協商會再次聚焦新業態從業人員的權益保護,將智慧和建言在此處“落腳”。

 

勞動關系認定,將何去何從?

關系靈活性、工作碎片化、工作安排去組織化、去雇主化、多雇主化……這些都是新就業形態的顯著特征,使得用工行為的界定、勞動標准的適用存在很大糾紛,成為影響和諧勞動關系的重大難題。

“我選擇干眾包騎手,一個是因為時間靈活,再一個就是眾包的單子多。選擇眾包派送商家成本低,平台對商家管控也少。你看我們路上跑的10個有7個都是眾包的。”每周二和周四的中午,於洋(化名)在北京西四環兼職做外賣配送員,他與3家平台都保持著勞務關系,當天服務誰取決於接了誰家的單。

眾包騎手是幫助商家在任何時間段找到足夠靈活用工的衍生品,他們多為兼職,也可同時在幾家平台上都有工作。於是有人提出了新問題,眾包騎手和哪一家用人單位存在勞動關系?究其根源,暫無定論。

在新業態中,勞動者與用人單位的關系可謂“若即若離”“忽隱忽現”。新業態勞動者普遍面臨的勞動關系難認定、勞動者權益難保護等問題,客觀上已經成為束縛新業態勞動者權益保護的藩籬。

“正是由於新業態用工方式的靈活多樣,模糊勞動關系成為了平台企業一貫的做法,通過‘勞務化’演變為‘去勞動關系化’。”全國政協常委、民革中央副主席高小玫直指矛盾爆發點,她表示,平台從業者與平台企業的力量對比懸殊,通常無法平等協商訂立公平契約。

“很多的新業態勞動者自己也不清楚自己與平台、第三方企業之間屬於何種用工關系。有的認為是勞動關系,有的認為是勞務關系,有的認為是合作關系。典型的比如外賣行業,有四種形態的用工模式,分別是勞動合同關系、勞務派遣關系、勞務外包關系、業務眾包關系。”全國政協委員、民革河南省委會副主委史小紅認為,最根本的問題就是新業態勞動者與平台用工企業之間是否構成勞動關系?

新業態勞動用工不再符合標准勞動關系的界定,而這種非標准勞動關系對傳統雇佣制勞動用工管理提出了諸多挑戰。

全國政協常委、民革浙江省委會主委吳晶表示,在傳統的勞動關系中,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存在較強的人身依附關系。而新業態主要借助平台開展經營性就業和創業,“人”對“組織”的依附性和從屬性逐步減弱,這種靈活的工作方式,使得從業人員被剝離於《勞動法》保護之外。

據全國政協委員、民革安徽省委會副主委周世虹提供的調研數據顯示,僅有43%的從業者與平台或者第三方勞務派遣公司簽訂了勞動合同(但有部分從業者拿不到合同),29%的從業者簽訂了勞務協議,有21%的從業者未簽訂任何合同。一些平台企業通過分包、勞務派遣、中介、與異地公司簽合同、頻繁更換公司等方式和套路規避平台企業責任。

“必須要盡快規范勞動關系認定和管理。”吳晶給出三條具體意見:要劃分新業態勞動用工法律邊界,明確類型標准﹔要明確勞資雙方權利義務,鼓勵平台組織與勞動者簽訂電子勞動合同,或通過集體合同制定勞動用工規范﹔要制定勞動標准體系,對工作時間、工資標准、休息休假、勞動條件、安全保護等作出明確規定。

史小紅從司法審查的角度也給出了意見,她認為,面對紛繁復雜的平台用工,在勞動關系認定上,應堅持實質審查、穿透性審查。新業態用工形式不一,隻有堅持實事求是的原則,採用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的辦法,才能處理好這類爭議。

 

探索新型監管模式,織好“安全網”

2020年5月2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政協經濟界聯組會上談到“新就業形態”時指出:“當前最突出的就是新就業形態勞動者的法律保障問題,要及時跟上研究,把法律短板及時補齊,在變化中不斷完善”。

近年來,平台騎手猝死、騎手遭遇交通事故等事件屢屢進入公眾視野,相關法律的空白引起眾人的反思:現行法律體系似乎已無法滿足新業態從業者基本權益的保障。

全國政協常委、民革四川省委會主委歐陽澤華的觀點認為,應結合互聯網經濟下的勞動關系特點,修訂完善《勞動法》《勞動合同法》《就業促進法》《工傷保險條例》等,暢通維權渠道。加強勞動權益法律服務,做好糾紛預防和化解。利用“雙隨機一公開”等專項檢查,加大勞動保障監察執法力度。

全國政協委員、民革中央常委湯維建則建議,要單獨制定《新就業形態勞動者權益保障法》,為新就業勞動者提供基本的法律保障。

湯維建認為,新的勞資關系模式需要新的保護。平台勞動者面臨著與傳統勞動者不同的風險,他們需要一種量身定制的法律保障。相比較而言,不將新就業形態下形成的勞動關系硬性納入現行《勞動法》等法律中加以調整,而採取單獨特別立法的模式對其進行調整更加適合。

周世虹表示,他更關注於依照新業態特點增添的法律新項本身,“要從法律上對新業態下勞動關系進行特別規定,針對新業態用工關系特點,重構勞動關系的主體、客體和內容,合理平衡平台企業和勞動者權利義務。”

“應整合勞動監察、調解、仲裁力量,簡化申訴流程,開辦在線服務,探索‘一窗受理’模式﹔發揮工會、行業協會作用,規范企業勞動用工﹔探索建立‘互聯網+法律’職工服務新模式﹔拓寬救濟渠道,設立法律援助服務站點,探索試點跨地區聯動監察和仲裁模式。”吳晶一口氣提出了有助於暢通維權申訴和救濟渠道的多個監管措施建議,她認為,多元立體式的保障才能切實保護新業態從業人員合法權益。

3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在全國兩會上作關於最高人民法院工作的報告。報告對新業態從業者許下承諾,要加強對外賣騎手、快遞小哥、網約車司機等新業態從業者合法權益的保護。

報告提到,將通過公正裁判為數字經濟發展和技術創新明晰規則,引導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在法治軌道上發展。合理確定平台責任和行為邊界,促進平台經濟、共享經濟依法規范發展。

 

能參保、願參保、易參保,是眾望所歸

新問題要有新制度加以應對。在短期內法律上難以整體突破的情況下,保險是破解權益保護難題率先納入考慮范圍的“良方”。

北京義聯勞動法援助與研究中心發布《新業態從業人員勞動權益保護——北京地區快遞從業人員職業傷害保護調研報告(2019)》,披露了網約車司機、快遞員、外賣員等遭遇的職業傷害風險。調研發現,受訪勞動者中約有33%的人在工作中受過傷,且交通事故成為首要的事故因素,佔比為87%。這組數據與日前登上熱搜的“六成以上外賣騎手沒有社保”難以持衡,一方面多發職業傷害,另一方面缺失社會保障,問題十分突出又亟待解決。

“有就業無門檻、有勞動無單位、有上班無下班、有報酬無工資、有傷殘無工傷、有風險無保險、有問題無監管。”湯維建總結出當前新業態從業人員普遍面臨的難題和困境。

2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完善覆蓋全民的社會保障體系進行集體學習時指出,要健全農民工、靈活就業人員、新業態就業人員參加社會保險制度。

“建議探索新業態服務行業企業用工工傷參保新模式。”全國政協委員、民革廈門市委會主委國桂榮認為,在現行社保政策框架下,允許新業態服務行業企業根據不同用工方式及不同從業人員特點,靈活選擇、優化組合參保方式,實現新業態服務行業從業人員能參保、願參保、易參保的目標,以有效降低新業態服務行業企業用工成本。

吳晶也表示要完善社保政策和服務,支持新業態從業人員參加城鄉居民養老、醫療保險,允許網絡送餐、快遞物流人員參加工傷保險,拓寬失業保險覆蓋面,積極發展商業保險,推進“網上社保”,構建多層次社會保險體系。

“要突破傳統社會保障體系,探索建立適應新業態從業人員工作特點和自身需求的職業傷害保險制度。”全國政協委員、江蘇省人民政府副省長、民革江蘇省委會主委陳星鶯提出,建議實行有差別的參保認定依據,改變單一的憑勞動合同認定參保條件的規定,增加按工作時數、按合同或按項目以及其他指標作為參保條件的認定依據。

實際上,四川省成都市已在這方面有了先行探索。2019年8月12日,《成都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促進新經濟新業態從業人員參加社會保險的試行實施意見》正式施行。該項意見的一大亮點就是梳理出全日制、非全日制、勞務派遣、勞務外包、民事協議5種用工形態,並分別明確了與之相對應的參保辦法,理順了從業人員勞動關系,規范了用工行為和從業行為,不僅有利於增強從業人員獲得安全感,還有利於降低企業參保成本,激發新經濟企業發展活力。

“去勞動關系化”源自於平台企業的“貓膩”,但針對新業態從業人員的保險制度卻可探尋“去勞動關系化”的出路。全國政協委員、民革甘肅省委會主委霍衛平認為,還可在加強社保的數字化管理方面有所作為。用數字化手段改造投保和轉移流程,簡化辦事流程和步驟,實現個人投保、個人跨公司跨地區轉移、接續通過手機APP等方式完成。

本文首發於2021年3月11日《團結報》4版

來 源 _ 新華社

作 者 _ 吳姝靜 周福志

隨著勞動方式、工作方式發生變化,可以預測的是,一種區別於現行工傷保險制度的、覆蓋面更廣的全民職業傷害保障制度將是一種必然。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