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民革人物>>黨史人物
夏琫瑛︱因從事地下工作入獄的富家小姐         2021年01月06日15:46

在創建新中國、人民政協偉大事業的進程中,民革作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統一戰線和多黨合作中的一員,作為致力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參政黨,始終與中國共產黨風雨同舟、榮辱與共,既是歷史的見証者,也是歷史的參與者。在重要歷史節點,回顧民革和民革前輩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參與新中國建立和建設的歷史,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和極強的現實意義。

——民革中央主席 萬鄂湘

夏琫瑛(1913-2009),安徽六安人,1948年加入民革地下組織。1949年后,曾任南京市生產救濟院副院長,南京市嬰兒院院長,南京市民政局副局長,第七屆南京市政協副主席,南京市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副主任,江蘇省兒童少年福利基金會副會長等職。民革第五、六屆中央委員,第七、八屆中央監察委員會常委﹔民革江蘇省委會第五屆副主委﹔民革南京市委會第三至六屆副主委, 第七屆主委,第八至十屆名譽主委。第六、七屆全國政協委員。

1949年2月15日夜,一群全副武裝的國民黨軍警闖到上海四川北路一戶普通民居前,猛烈地敲擊房門。屋內,一名女子毫不慌亂地打開了房門。一個身穿軍服的軍官,舉著一張照片對她說:“你是夏琫瑛代表吧,我們是奉命來的,陳大慶司令(時任國民黨上海警備司令)請夏代表去談話!”這名女子鎮定自若地說:“現在已是深夜,夜間不辦公,有事明天再說吧。”可這群全副武裝的國民黨軍警卻一擁上前,不由分說,連推帶架,把這名女子推進了挂著黑色窗帘的小轎車。當夜,將她帶到了上海警備司令部第二十大隊,關進了一幢高樓裡,門外是荷槍實彈的衛兵,第二天早上,她又在重兵守護之下被專機押送南京。

其實,這已經不是國民黨軍警第一次來抓捕夏琫瑛了。就在幾天前,夏琫瑛在南京的家中突然闖進幾個人,進門就問“夏琫瑛到哪兒去了”。夏琫瑛先是一驚,而后很鎮靜地對來人說:“先生出去辦事了,你們先坐坐,我去給你們燒水泡茶。”趁機逃走,連夜逃到了上海。

夏琫瑛這名女子究竟是什麼人,讓國民黨軍警短短幾天之內跨省追捕,非要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將她抓住才肯罷休?她究竟做了什麼事,讓國民黨軍警如此緊張,嚴防死守,生怕她逃脫?

夏琫瑛,確非等閑之輩,六安人稱她為“淠水女杰”,南京人稱她為“鐘山名士”。

 

不走尋常路的富家小姐

1913年11月11日,夏琫瑛出生於安徽六安,自小生活條件優越。年幼的夏琫瑛有感於她的母親雖吃穿不愁,但在家中卻毫無地位可言,曾問過母親,如何才可以提高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母親回答:“要讀書,要自立,隻有讀書自立才可以不受氣。”

夏琫瑛在家人的幫助下,排除萬難上學讀書,並把幼時所裹小腳放大。在學校裡,她接觸到了魯迅、茅盾、郭沫若等人的著作,使她開闊了眼界,受到愛國、民主、進步思想的影響,從而下定決心擺脫女子三從四德的命運安排,要自立於社會,同時也認定婦女解放將會是今后中國社會變革的一個重要方面。

1937年,安徽省抗日動員委員會(簡稱動委會)與夏琫瑛聯系,擬借她擔任校長的六安私立海峰女子小學校部分校舍作辦公用。夏琫瑛二話沒說,當即騰出部分校舍給動委會使用。在與動委會同志接觸的過程中,夏琫瑛深受動委會抗日愛國行動的影響,毅然辭去校長一職,加入安徽省抗日動員委員會,積極投入抗日宣傳、動員民眾的工作,帶領一批安徽青年入川,在后方進行抗日救亡運動。后又被派至重慶,為日益增多的難童籌措救濟金。在通過敵佔區時,她女扮男裝,幾次險遭不測,最終在新四軍便衣隊的護送下得以渡過長江,越過日軍數道封鎖線,穿過幾百裡敵佔區,到達重慶。但是款未籌到,回安徽的必經之地又相繼失守,夏琫瑛欲返不得,便投考了北平遷往成都的朝陽大學。

在朝陽大學學習期間,夏琫瑛受到中共地下黨員、朝大教授李續剛的影響,積極參加進步活動,為進步學生做掩護。國民黨特務要查封進步書屋,她就事先通知做好隱蔽﹔學校要開除學潮的學生首領,她就挺身而出為他們作辯護﹔得知當局要逮捕李續剛教授,她當即幫他化裝,然后護送其到成都郊外去延安的交通站,幫助他成功躲開了國民黨特務的追殺。

 

獻身革命,守護民主

夏琫瑛代表朝大畢業生在朝大畢業生聯歡會上的講話中曾說:“我的人生觀就是革命的人生觀,朝大使我學會了與惡勢力斗爭的經驗,使我堅定了愛與恨。”誠如她所說,夏琫瑛在之后的日子裡,不顧自己的安危,努力守護著民主的力量,為中華民族的共同利益而奮斗著,堅定地守護著心中的大愛。

這些經歷和學習,使夏琫瑛深知想要救國救民,必須求得人民的徹底解放,包括婦女解放。為此,她加入了婦女抗日救國聯合會,通過婦救會組織發動婦女參加抗日斗爭,抗戰勝利后,又繼續組織婦女們為爭取民主而斗爭。

婦女抗日救國聯合會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婦女群眾組織。日本投降后,鄧穎超隨毛澤東主席的代表團赴重慶同蔣介石談判,婦救會專門為鄧穎超舉行了歡迎大會。歡迎大會上,鄧穎超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夏琫瑛參加了這次大會,親眼看到鄧穎超衣著簡朴、精神抖擻,聽到鄧穎超介紹延安朝氣蓬勃的革命生活風貌,使她備受鼓舞。

1946年1月10日,舊政協會議開幕,應人民的要求,國共兩黨代表每晚在滄白紀念堂召開各界民眾大會,邀請政協代表向群眾報告當天會議進展情況。民眾大會共召開八次,夏琫瑛每會必到,暗中保護中共同志和民主人士的安全以及維持會場秩序。

1月18日晚,第六次民眾大會在滄白堂舉行,李公朴任主席,共產黨代表王若飛出席。國民黨代表在會上提出“軍隊國家化”。共產黨代表當場反駁。此時,會場民眾群情激奮,高呼:反對獨裁!反對內戰!這時,有人持一小鑼,一陣亂敲,頓時木棒石塊齊向王若飛、李公朴砸去,噓聲叫罵聲充斥於耳,全場一片混亂。許多進步青年挺身而出,奔上講台,救護王若飛等人,夏琫瑛等女青年順勢排成人牆,進行護衛,將王若飛等人送上了轎車,安全撤離。

2月10日上午,較場口廣場舉行陪都各界慶祝政協會議成功大會,為防止發生意外,夏琫瑛等一批女青年早早來到較場口,提前做好接應工作。會議開始,李公朴剛走進台口,一伙預伏在台下的特務圍住主席台狂呼亂叫,將磚頭、石塊扔向主席台。一些人手持鐵棒,一窩蜂擁向主席台,見愛國人士就打。許多進步青年奮不顧身奔向主席台,扶起受傷的施復亮、李公朴等向外沖,夏琫瑛等女青年快速接應,將他們二人扶進早先准備的小汽車內,送到醫院搶救。

國民黨特務毆打民主人士、破壞民眾大會,尤其是校場口慘案,使夏琫瑛痛恨不已。她常和友人商談,認為民主的道路還很艱險,必須做好准備。

經愛國民主人士勞君展女士的力薦,夏琫瑛出任了國民黨中央婦女委員會總干事。夏琫瑛在任總干事期間,一方面把廣大婦女的冷暖放在心上,努力解決當時婦女就業困難等社會問題,一方面認為要與國民黨政府操縱的婦女團體做斗爭,也必須有一個獨立的團體作武器。於是,1947年春,夏琫瑛參與籌組了中國婦女生產事業促進社,后又創辦了南京第三縫紉生產合作社。

 

加入民革,當選“國大”代表

隨著時局的急劇變化,夏琫瑛意識到,謀取婦女解放的斗爭方式也要相應改變,隻憑經濟手段,已經不適應形勢的發展,為此,她積極地投身到政治斗爭中。1948年1月1日,民革成立,接著南京也成立了民革分會,夏琫瑛毅然加入民革組織,進行反蔣斗爭。

當時,民革南京組織領導人孟士衡曾說:“民革南京組織,是在國民黨當局心臟裡拎著頭鬧革命,特務多如牛毛,務必警惕。”夏琫瑛時刻關注著當時上層婦女的情況和有關機關動態,並以第三縫紉合作社作為江北來人的秘密聯絡點、交通站,組建了一條看不見的戰線。

在夏琫瑛第三縫紉合作社的掩護下,民革南京組織接待過很多江淮解放區來購買藥品的人員。民革南京組織如需召集會議,也大多由夏琫瑛傳遞消息,採取聚餐、宴會、訪問等多種形式掩人耳目。解放區同志缺少路費或者需要就醫,夏琫瑛也會想方設法盡力解決。

1948年3月29日,國民黨為了扭轉失敗的命運,召開了“國民大會”。由於夏琫瑛符合國民黨頒布的《國民大會代表選舉法》的人選條件,為了取得更好的身份作掩護,從而更好地開展反蔣斗爭,她在民革組織的支持下,參加了“國大”代表競選,並當選為“國大”代表。

蔣介石為了繼續實行獨裁統治,在選舉副總統上搞鬼作弊。就在“國大選舉”前夕,兩個衣冠楚楚的人來到夏琫瑛住處,要她簽名蓋章,保証選孫科。原來,國民黨為了確保孫科當選,採取了所謂的“保甲制度”,即要一個國民黨的“國大”代表監視其他十個代表,以便確保其投孫科的票。夏琫瑛絲毫不為威脅所動,按照民革的指示,投了當時被認為比較開明的李宗仁的票。

為了更加直接地揭露國民黨政府的丑惡行徑,順應廣大人民渴望和平的願望,1949年1月,夏琫瑛和余精一、曲紹卿、胡笳聲四位“國大”代表,向“國民大會聯誼會”提交了“為滿足全國人民對和平之迫切需要,亟應撤銷‘戡亂令’,憲法和法規亦不應堅持,接受中共的和平主張……”的議案。在國民黨政府壓制下,該議案被拒絕審議和公布。后經余精一活動疏通,1月23日《中華時報》全文刊出該議案。

夏琫瑛等人提出的議案,直指國民黨政府的痛處,提案人自然成為國民黨政府的眼中釘。余、曲、胡三人為了避免迫害立即撤離了南京。夏琫瑛不顧個人安危,依然留在南京,奔走於婦委會與第三婦女縫紉合作社之間,在孟士衡領導下繼續開展反蔣斗爭。

 

鐵窗牢房,誓死斗爭

孟士衡曾問夏琫瑛:“你怕不怕死?”夏琫瑛笑了笑,說:“人生自古誰無死,但求死得其所。干革命就要視死如歸。”

1949年初,三大戰役已經勝利結束,解放軍大軍席卷長江之北,國民黨軍隊軍心不穩,毫無斗志。但在國共和談中,國民黨當局仍然拒絕接受中共提出的和平條件。為了盡快結束戰爭,迎接解放軍渡江,夏琫瑛所在的民革南京地下組織悄然醞釀一場可能改變歷史的京滬起義計劃。

該計劃主要分為六個部分:一、控制南京明故宮飛機場,防止國民黨要員潛逃﹔二、策動南京國民黨軍警起義,切斷南京各主要干線的交通及對外聯系﹔三、扣留國民黨重要頭目,包括代總統李宗仁、總司令湯恩伯等人﹔四、成立人民解放委員會,維護社會秩序,保護人民生命財產﹔五、成立南京人民政府﹔六、接應解放軍橫渡長江,解放南京。

由於敵人破壞,京滬起義失敗。那段時間國民黨當局瘋狂逮捕參與計劃的成員,被稱作“飛行堡壘”的紅色大囚車在京滬等地頻頻出動。

夏琫瑛,正是因為參與了京滬起義的籌劃,才被國民黨軍警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在短短幾天之內多次跨省追捕。

夏琫瑛被捕后,堅持同國民黨當局進行斗爭,在獄中視死如歸,展現了不屈不撓的精神。她在獄中不斷抗議當局違憲,用自己的行動撕下了國民黨偽裝的民主面具。

夏琫瑛在牢中曾進行絕食斗爭,絕食四天后,生命垂危。后特務冒充民革組織名義送來食物,勸其進食,她才停止了絕食。敵人對夏琫瑛搞過幾次秘密審訊,妄想從夏琫瑛嘴中套取有用情報,但都沒有成功。她在被審訊時,義正辭嚴斥責主審官:“你們在‘國民大會’上高談民主,還政於民。言猶在耳,你們就背道而行。這種卑鄙的、違法的丑惡嘴臉終究要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你們的假面具一定會被戳穿,你們將會成為千古罪人,遺臭萬年,傳遍全世界!”

4月4日,特務們把夏琫瑛等參與京滬起義的九名同志集中押送上海審訊。在押送途中,孟士衡利用敵人嚴密監視的間隙,對夏琫瑛囑托道:“我死后,你一定要打起精神,把民革的事擔起來。要聯系民眾,多寫宣傳文章。團結同志,緊跟共產黨,隻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夏琫瑛小聲卻意志堅定地說:“從被捕那天起,我就沒打算活著出去,他們休想從我口中得到一個字!”

5月9日下午,孟士衡、吳士文和肖儉魁三人在宋教仁公園被殺,為國捐軀。夏琫瑛等幾人被判了15年到30年徒刑。這時,因京滬起義被關在牢裡的幾百人,均被特務處死,到上海解放時,隻剩下28人。

夏琫瑛后來在中共組織和友人的幫助下重獲自由,在上海休養數日后,即回南京參加華東人民革命大學學習。由於經歷了94天(2月15日至5月19日)的牢獄生活,她的身心受到嚴重摧殘,患上了嚴重貧血和胃病。

 

一場特殊的戰斗

“這是一場特殊的戰斗,很重要,隻能勝利,不能失敗。為拯救孩子,政府會在人力、物力上給予大力支持,要做到一個孩子不能死。”這是1951年春中共南京市委領導授命夏琫瑛接收南京聖心兒童院時對她的囑托。

南京聖心兒童院是外國人在南京創辦的所謂“慈善事業機關”,有宗教背景,號稱是慈善機構,但實際上,管理者利用龐大的死亡數字(當時聖心兒童院的嬰、幼兒死亡率達到了65%),欺騙國際社會對兒童院兒童的憐憫之心,以獲取更多的捐贈,中飽私囊。

夏琫瑛心中明白,新中國剛剛成立,西方列強對新生的人民政權持有懷疑和敵對的態度,而接收聖心兒童院又是一場涉及宗教、外事,政策性極強的特殊戰斗,絕不能掉以輕心。接到任命后,夏琫瑛當晚便率領4名干部抵達聖心兒童院。

為了做好接收工作,一方面,夏琫瑛帶領工作人員研究方案,深入調查,逐個談話,團結爭取院內中國勤雜人員及多數中國籍修女,請她們揭露、控訴聖心兒童院負責人的罪行。在南京市人民法院因為聖心兒童院的高死亡率,對院長蘭義德(愛爾蘭籍)提起公訴時,夏琫瑛在法庭上與蘭義德等人進行對質,據理力爭,迫使修女白潔貞不得不把法文本《領洗人名冊》交出來。后來,夏琫瑛親自撰寫了《南京聖心兒童院接辦前后》一書,真實地再現了聖心兒童院殘害中國兒童的歷史原貌,在國內外影響很大。

另一方面,夏琫瑛精心救治和護理福利院的孩子們,將他們從死神手中搶了回來。在夏琫瑛赴任的第二天早晨,她就趕到嬰兒室巡視。當時的嬰兒室死一般沉寂,孩子們不會哭、不會笑,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夏琫瑛看到這些孩子悲慘的境況,提出“一切為了孩子”,請求南京市政府給予幫助。在南京政府的協調下,各大醫院共同參與搶救孤殘兒童。

送走一個個黃昏,又迎來一個個清晨,夏琫瑛帶領工作人員不分白天和黑夜忙碌在孩子身邊。開始時,這些孩子與接管人員格格不入,不肯接受教育,夏琫瑛就帶領工作人員千方百計地接近他們,帶著他們玩游戲、講故事、聽廣播、看電影,組織他們參加控訴大會、聯歡會,幫助他們理發、剪指甲等。孩子們的精神面貌及身心健康在短短的時間內,有很大的改善。

與此同時,夏琫瑛加強了院內的管理,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管理規章制度﹔建立了游藝室、學習室、醫療室、兒童食堂、宿舍和衛生等設施。聖心兒童院的工作受到南京各界群眾的稱贊。

1951年,英國訪問團專程從北京來南京,參觀南京嬰兒院,他們說:“在歐洲盛傳‘聖心事件’是65%的死亡率,你們接收后死了多少孩子?”夏琫瑛說:“一個沒有死,個個都健康。”他們還參觀了兒童食堂、宿舍、游藝室、學習室等設施,臨別時連聲稱贊。陪同訪問團參觀的著名作家丁玲,握著夏琫瑛的手說:“我下次專門來採寫兒童院。”

 

獻身社會改造工作,力做民眾“貼心人”

新中國成立初期,民政工作千頭萬緒、面廣量大,任務繁重,生產自救是當時迫在眉睫的重中之重。夏琫瑛在華東人民革命大學結業后,被分配到南京市生產救濟委員會工作。從此,她積極獻身於南京的社會改造工作。

當時,南京市生產救濟委員會承擔安排30多萬閑散人員的任務。對這些人員既要做大量細致的思想工作,又要發放救濟糧款,保証這些人的生活,不要凍死餓死一個人。在工作實踐中,夏琫瑛真正體會到“人民政府為人民”不是一句空話,從而更堅定地樹立了為人民服務的思想。

當時,夏琫瑛騎著自行車,跑遍了幾乎南京所有的街道,訪問干部群眾,做社會調查,宣傳黨的政策。對待貧困救濟戶,她採取隻做不講的方法,在她手上為多少戶解決了困難,已無法統計。

1951年8月,夏琫瑛又擔任了南京市生產救濟院副院長的職務。生產救濟院的任務是組織社會閑散人員從事生產,下屬十幾個單位,有縫紉社、制鞋廠、磚瓦廠、盲人廠、啞人廠、兒童教養院、孤老院、嬰兒院等。她四方奔走,八面兼顧,出色地履行了應盡的職責。

夏琫瑛曾說過,“我這一生做的都是婦女工作”。新中國成立前,她一直從事婦女工作,就是競選“國大代表”,也是婦女界代表當選的。新中國成立以后,她一直在全國、省、市婦聯挂職。許多素不相識的婦女,都慕名找來,有被逼婚的女青年,流落街頭的尼姑,無工作的殘疾女工……夏琫瑛無不以婦聯代表的身份,熱忱相助,為她們多方奔走,直至問題解決。

◎ 主要參考文獻

1.《穿行在風雲人物之間續集》,夏從本,中國檔案出版社2012年。

2.黃慧英《風雨話同舟——記民革南京市主委夏琫瑛》,《上海檔案工作》,1994年第6期。

3.嚴艷《風雨同舟 與中共並肩奮斗六十余載——記民革南京市名譽主委夏琫瑛》,《江蘇省社會主義學院學報》,2001年第3期。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