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民革人物>>黨史人物
民革前輩張鈁的文人雅趣     團結報 朱蘭蘭    2020年08月31日15:38

張鈁(1886-1966),字伯英,號友石老人,辛亥革命元老、著名愛國民主人士,河南新安人,少年時期受孫中山先生的影響,棄文從武,立志共和。1907年春,他入保定陸軍速成學堂炮兵科學習,1908年加入由孫中山領導的同盟會。從保定陸軍速成學堂畢業后,他被分配到陝西新軍張鳳翔部任職,並與張鳳翔等在西安共謀起義,脫離清軍統轄。之后,他被任命為東路征討大都督,攻打清兵,屢戰屢勝,名聲大振。袁世凱竊取辛亥革命果實,復辟稱帝,張鈁深為不滿,不予合作,被袁世凱誘捕入獄。及至蔡鍔的護國軍討袁成功,袁世凱垮台,張鈁才被釋放。張鈁出獄后回到陝西,與於右任組織陝西靖國軍,於右任任總司令,張鈁任副總司令。其后一段時間,他蟄居新安故裡。20世紀30年代,他出任國民黨第二十路軍總指揮兼任河南省代主席﹔抗日戰爭爆發,受命任國民黨第一戰區預備總指揮。1938年調任國民黨軍事參議院副院長,后任院長。解放戰爭后期,張鈁棄暗投明,1949年底在四川起義,對和平解放四川做出了貢獻。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張鈁被推選為全國政協委員﹔1951年,受到中共中央領導人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同志的接見,毛澤東見到他時,稱他是“中原老軍事家”,1966年在北京病逝,享年81歲。

值得一提的是,張鈁創建了目前中國唯一的墓志銘博物館——千唐志齋,很多書法和旅游愛好者,多從千唐志齋而熟知張鈁。千唐志齋不是偶然的橫空出世,它的出現,既有內在的必然因素,也有客觀的歷史條件。

青睞唐志的文人雅趣

唐志是指唐代墓志,墓志是埋於墓中刻有墓主身份和事跡的石刻,源於先秦,盛行於兩晉南北朝及隋唐。唐代墓中設志成定俗,達官顯貴志石較大,志文多在千字上下,尤以名家撰寫為善,中唐以后下層官吏和平民百姓墓志也大量出現。

在文人雅士眼中,存世唐志雕刻精妙、書風多樣、言辭華美,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和史料價值,因而很受追捧。唐志書法已脫去魏碑之型,盡顯方正端庄、遒美典雅的唐楷風度,張鈁自身書法功底深厚,於此尤為鐘情,故不辭辛苦、不惜重金多方搜羅,並對所藏精品研究不輟,書法造詣漸趨佳境,尤擅行楷。

此外,其摯友行草書大家於右任也對墓志書法情有獨鐘,酷愛魏志,收藏墓志400余方,多為北魏名品,后全部捐贈給西安碑林。張鈁受其影響頗大,經常交流切磋,據說兩人相約共同征集墓志,北魏的歸於右任,唐宋等其他的歸張鈁,這對千唐志齋的形成至關重要。

身份地位的便利條件

張鈁大約是從1931年開始在洛陽一帶搜集唐志,這段時間他擔任河南軍政要職,執行軍務期間目睹洛陽歷年出土的唐代墓志不為人所重視而隨處散落,痛心於“明珠蒙塵”,遂在摯友於右任,特別是同鄉、古文字專家王廣慶的影響和鼓勵下,開始斥資委托洛陽著名金石學者和拓片收藏家、古董商郭玉堂,重點搜羅唐代墓志石刻兼及碑碣、石雕等。

1933年,已任要職5年之久的張鈁駐軍洛陽,在王廣慶的力促下,不惜重金加大力度在洛陽一帶多方羅致唐代墓志。隨著多方搜羅的藏品陸續運抵老家新安縣鐵門鎮,張鈁遂在其居處“蟄廬”西隅辟地建齋,將羅致而來的大部精品唐代志石精心鑲嵌於十五孔窯洞、三大天井及一道走廊的裡外牆壁間。

因這些墓志多屬唐代,王廣慶為之命名“千唐志齋”,並專程到蘇州請章太炎以古篆為之題額,並跋曰“新安張伯英,得唐志千片,因以名齋,屬章炳麟書之”。沒有鑲嵌的其余部分除於抗戰時捐贈陝西博物館數百塊外,不少散失在戰亂中。

2015年9月16日,民革中央黨史教育基地揭牌儀式在河南新安舉行。時任民革中央副主席修福金出席揭牌儀式並走訪張鈁故居。

恰逢亂世的客觀因素

中國素有“生於蘇杭,葬在北邙”之說,以致“北邙山上少閑土,說是洛陽人舊墓”,據統計有數十位帝王和數千位將相名流葬於此,一般富貴人家的墓葬更數不勝數。這也引得各路盜墓者蜂擁而至,特別是民國軍閥混戰時期洛陽盜墓之風最甚,乃至遍及全境,鄉民甚至依靠槍支從夜間盜掘變為白晝公開挖掘。

盜墓者最喜歡容易攜帶的貴重文物和財寶,笨重的墓志則無人問津,被盜掘出的志石大都隨處散落民間田舍或作普通石材用,也有珍品遭有心的外國人倒賣於海外,據不完全統計,當時流落海外的珍貴墓志有近百方,如晉《左棻墓志》、北魏《元飏妻王夫人墓志》等。此外,因年代久遠墓穴自然塌陷或農人耕作無意間觸掘墳塋,也使許多墓志雖得見天日卻散失嚴重。

王廣慶認識到墓志的史料價值和藝術價值,也敏銳洞悉到雖很低價格就可買到珍貴墓志,但戰亂頻仍,大多數人食不果腹、朝不保夕,根本無暇顧及,正是收藏精品墓志的最佳時機,只是自己有心無力,所以極力鼓動好友張鈁收藏。

張鈁聞弦歌而知雅意,又加上身處軍政要職,並且有足夠的財力,於是大規模搜羅墓志石刻特別是唐志,幾乎收藏了北邙出土的80%以上的志石,並專門修建“千唐志齋”精心保管,有效避免了珍貴墓志的流失和人為損壞。

據1935年西泠印社發行郭玉堂編輯的《千唐志齋藏石目錄》顯示當時共計存有1578件,而現齋內尚存各類藏石1413件,其中唐志1185件。除了個中精品,如狄仁杰撰並書的《袁公瑜墓志》等,既展現出極高唐代墓志書法藝術價值,令鐘情行楷書法的張鈁沉醉留戀、愛不釋手外,所藏唐志志文還都忠實記載了上自唐高祖李淵起,包括貞觀、開元等盛世與天寶年間之亂,經中唐、晚唐直至唐哀帝天佑四年約280余年間的人和事,對武則天改元、安祿山僭號等歷史事件也都有所描述。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