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民革人物>>黨史人物
張自忠與民革前輩馮玉祥的交往     團結報 陳保琳    2020年08月31日15:33

馮玉祥多次提攜張自忠

張自忠(1891-1940),字藎忱。1891年8月11日出生於山東臨清。1911年10月考入天津法政專門學校,次年轉入濟南法政專科學校就讀。年底秘密加入同盟會,投筆從戎馮玉祥部,不久升任排長。

1918年,馮玉祥派張自忠去教導團深造,張自忠勤奮上進,認真鑽研軍事專著,每次考試都是名列前茅,當時的教導團團長鹿鐘麟把他樹為“標准學員”,馮玉祥聞知,夸贊說:“在教導團中,他非常勤學,對人處事都極其真誠,又能吃苦耐勞,這時便顯出他將來一定是個將才。”學習期滿,張自忠升任為學兵隊第二連連長,3個月后,他的連隊在全旅軍事比賽中奪得第一,成為十六混成旅的“模范連”。

1924年春,張自忠再次得到馮玉祥的提攜,升任為國民軍學兵團團長﹔1925年,又升任第五師十旅旅長。1926年1月初,直系軍閥吳佩孚與張作霖聯手,共同討伐馮玉祥。由於兵力懸殊,馮玉祥抵不住直奉聯軍的進攻,為保存實力,宣布下野,后馮玉祥赴莫斯科考察。1926年9月,馮玉祥在於右任促請下回國,在綏遠五原誓師,就任國民軍聯軍總司令。當他聽說張自忠的情況后,立即命令參謀長石敬亭派人持他的親函去山西與商震聯系,請求放張自忠歸隊任職,委任他為司令部副官長。

1927年春,國民軍東出潼關,與北伐軍會師鄭州,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張自忠任二十八師師長。1928年7月,隊伍移駐開封,張自忠兼任開封警備司令及第二集團軍軍官學校校長。

1930年5月,蔣、馮、閻中原大戰爆發,馮、閻兩軍戰敗,馮玉祥引退,其部隊多數投靠蔣軍,西北軍基本瓦解。張自忠等部入關,並與張學良所部整編,整合為第二十九軍,張自忠任該軍第三十八師師長駐扎晉南。

馮玉祥助張自忠復出

1937年9月,蔣介石決定將津浦線北段地區辟為第六戰區,任命馮玉祥為司令長官,將宋哲元的第一集團軍、韓復榘的第三集團軍、龐炳勛的第三軍團等部劃歸馮玉祥指揮。

9月15日,馮玉祥一行抵達濟南,張自忠得知消息后,立即與韓復榘一同去火車站迎接。張自忠快步上前與馮玉祥握手,馮玉祥見張自忠面容憔悴,欲言又止的樣子,就說:“藎忱,你的情況我已知道,可先在濟南住著。”馮玉祥當場提筆給蔣介石寫了封信,說張自忠是為長官擔過,應讓他回去繼續帶隊伍,張自忠是一個有良心、有血性的人,隻要叫他帶著隊伍打日本,他一定能盡本分。

幾天后,蔣介石侍從室主任和侍衛長錢大鈞奉命前來慰問張自忠,並帶來一張蔣介石簽發的委任狀,任命張自忠為軍政部中將部附。1938年2月,在何應欽的舉薦下,張自忠調歸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指揮,出任五十九軍軍長,並參與了徐州會戰之台兒庄戰役的前衛戰——臨沂保衛戰,張自忠狠狠地打擊了日寇的囂張氣焰,奪取了臨沂大捷。

此后,張自忠從徐州會戰的戰場,歷經徐州突圍、潢川之戰、隨棗之戰,屢克勁敵,每戰有功,成為名聞遐邇的抗日名將。由於張自忠屢建戰功,連獲擢升,官至上將銜集團軍總司令和戰區右翼兵團總司令,成為西北軍的驕傲。

張自忠跪別馮玉祥

張自忠是西北軍整編后,仍對馮玉祥忠心耿耿的少數幾個將領之一,他認為自己之所以能有今天,都是馮玉祥栽培的結果。尤其是在他幾次危難坎坷之際,馮玉祥總是伸出援手,力挽狂瀾。張自忠不僅把馮玉祥看成上司,雖然平時馮玉祥對他稱兄道弟,但張自忠內心一直將馮玉祥視為前輩,言必尊稱“先生”。同樣,馮玉祥也對張自忠寄以厚望。

馮玉祥住在重慶,雖無兵權,遠離前線,但他無時無刻不在關注著張自忠的部隊和前線的戰況。當臨沂大捷消息傳來時,馮玉祥特別高興,一面致電張自忠祝捷,一面派人赴前線勞軍。

1939年8月上旬,蔣介石召張自忠到重慶述職。述完職,張自忠立刻趕往南溫泉,拜見馮玉祥。對張自忠的到來,馮玉祥格外高興,親自設宴招待,張自忠將臨沂大捷中繳獲的日本軍刀作為禮物贈給了馮玉祥。倆人交談甚歡,張自忠慷慨激昂地對馮玉祥說:“我不管槍不如人,炮不如人,我一定盡我所有的力量拼命地干一場,以實際行動來報效國家。”“活著我要活個樣子,死也要死個樣子!不給先生丟臉。”馮玉祥聽后,深為有這樣一個忠勇的部下和知己感到驕傲和欣慰。

為了解決部隊存在的一些問題,張自忠在重慶滯留了20多天,協調解決問題。離開重慶時,張自忠特地到馮玉祥處辭行。當時張自忠走出去不遠又轉身回到馮玉祥住所,跪倒在地,重重地向馮玉祥磕了個頭。馮玉祥被這一情景驚呆了,忙說:“藎忱,你這是干什麼?” 張自忠眼含熱淚,神色庄重地說:“我這一生幸得先生栽培,我要一心一意地為國盡忠,做一個像樣的軍人,不辜負你對我的栽培,絕不會辱沒先生練兵帶兵的英名!”

馮玉祥懷念張自忠

1940年5月,棗宜會戰拉開序幕,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任命張自忠為三十三集團軍總司令兼第五戰區右翼兵團總司令,沿襄河向棗陽方向截擊敵人。

戰役中,由於敵我兵力懸殊,張自忠在三面受敵的情況下,不顧自身安危,親臨一線督戰,結果身中六彈,壯烈殉國。

得知噩耗后,馮玉祥和夫人李德全及隨從無不失聲痛哭,馮玉祥悲痛地說:“驚悉電文,如聞晴天霹靂,震我肺腑,我不僅痛惜這位25年來共患難老兄弟的死亡,更痛惜在此時的重要階段犧牲了一員大有作為的猛將,這真是全民族的重大損失……9個月前,他向我說的堅決殺敵的話語,不料竟成了遺言。9個月前,雄健威武的身軀,不料而今閉於一棺,不能重睹了,真是如斷我臂,痛徹心胸。”

馮玉祥與張自忠感情至深,馮玉祥親自促成了張自忠的陵園落戶北碚,並囑托要建設、看管好。為此馮玉祥還專門給北碚管理局局長盧子英寫了一封信。信中這樣評價張自忠:“五十個聯盟國家,隻有這樣一位受傷不退,以致陣亡的張上將自忠。他的墳墓就埋在貴治,這真是最大的光榮和幸福吧……為了墓園地畝的事,和一切建筑管理的事,同人等誠懇底請求您多負些責任,特此委托。”落款“張上將墓園籌建委員會”,這個委員會的負責人就是馮玉祥。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