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民革人物>>黨史人物
“九一八”事變前后的馮玉祥     馮杰    2020年08月31日15:17

“九一八”事變發生后,馮玉祥大聲疾呼“精誠團結,抗戰救國”,眼看東北三省快速淪陷,淞滬抗戰妥協收場,他憤然說:“我已看明南京決作不成一件好事,我應當走開。然走向哪裡去呢?真是一腔熱血無處可洒也。”由於受到種種局限,“九一八”前后,馮玉祥未能尋得救國之道,但透過馮玉祥日記,我們不難發現——一位具有強烈民族氣節的愛國將領躍然紙上。

虛心接受共產黨指導

1930年中原大戰,反蔣聯合陣營失敗,西北軍幾乎土崩瓦解,馮玉祥避居晉南汾陽峪道河,身邊隻剩下一個警衛團和西北軍官學校部分教員、學生。汾陽是著名的酒都,峪道河距離杏花村不過十幾公裡,唐代杜牧寫的《清明》詩句,相信大家都不陌生:“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當然,馮玉祥此時此刻無心飲酒,他一面總結歷次反蔣失敗的經驗教訓,一面蓄積力量,等待東山再起。

周圍的人很快發現馮玉祥變了,以前是家長作風比較突出,現在是虛懷若谷,願意接受意見,有時還竭力啟發舊屬直言不諱。在此期間,中國共產黨與馮玉祥取得了聯系,派遣肖明、張吾唐前往峪道河開展工作。馮玉祥日記這樣寫道:“肖同志來談發展黨務,最重要的是如何能到農工群眾中去做工作,及如何作法,此為極難之事雲雲,誠為有識之話。”

肖明接著又談如何摸清敵方情況,分析對方動態﹔如何估計自己力量﹔如何建立“黨團”﹔如何組織群眾以及使用各種名義的辦法等等諸多問題。馮玉祥在思想認識上觸動很大,有一次同老部下孟憲章說:“主義、理論、組織,為極要之事,因有此雖敗亦勝﹔無此即勝亦敗也。”

為了尋求救國之道,馮玉祥在峪道河日以繼夜地學習,認真攻讀《資本論》《資本論解說》《資本論大綱》《通俗資本論》等書,馬列主義經典著作開闊了他的視野,澄清了以往一些模糊認識,“努力革命事業,必須有正確的主張”﹔“共產黨的主義光明正大”,“打不平之精神尤為敬佩萬分、萬萬分”。由此可見,在中國共產黨幫助下,馮玉祥有了很大進步。據高興亞回憶,馮同意共產黨在他所辦的汾陽軍校中發展組織,“他聽說在上海的共產黨中央缺乏通訊工具,又主動賣掉北京的一所房子,購了一部電台,由趙彥青經手交肖明同志轉贈”。

憂國憂民之情

“九一八”的消息傳來,馮玉祥痛心疾首:“真是國家危險之至,如稍有人心,萬不至將國事弄到如此地步也,今日將成如何情形?真是傷心萬分,愧對國人萬分矣!”

國難日深,馮玉祥日記滿篇都是憂國憂民之情:“日人如佔領山海關后,進佔平、津,我們應當如何?政治固要緊,軍事亦須有辦法。”“為國家事,一看報,心中難過得很。吃也不好,書也不能讀,真是最難過的事也。”“日人對我國正日事壓迫,我因此心中焦急萬分,吃、眠均難過,覺得活著不如死了好,活有何意味也。”“近二日因國事,心如刀割。”

對於蔣介石,馮玉祥沒少痛罵,但又一再聲明,“凡與我主張相同者,均是同志”,“不管過去個人的恩怨,我們現在是以就國家為前提,所以重在彼此的認識相同,辦法一致”,“私人的恩怨感情,全放在第二步”。馮玉祥提出十三項主張:備戰和鼓勵軍心﹔起用革命有功人員﹔恢復黨的民主制﹔首都遷於適當地點﹔恢復民眾運動,保障集會、結社、言論、出版之自由﹔恢復各種民眾組織,加以軍事訓練﹔厲行減縮政策,裁並多余機關﹔實行財政公開,應用預、決算制度﹔嚴定官吏瀆職貪污之懲戒條例﹔國家經營對外貿易,奢侈品由國家專賣,並加以購買限制﹔嚴征累進所得稅及遺產稅﹔規定公務員之最高薪及農工之最低薪﹔制定社會保險法,專設機關以實際執行﹔改正教育計劃,使人民有平等受教育之機會。

不得不說,馮玉祥的這些主張頗具現代眼光,尤其是限購奢侈品、嚴征遺產稅和公務員限薪、推廣保險行業等,即便放在當下,觀點也不陳舊。

呼吁精誠團結

國難當頭,國民黨內部紛爭不斷,蔣介石被迫下野,南京政府邀請馮玉祥參加中國國民黨第四屆全國代表大會。出於一片抗日赤誠,馮玉祥到處呼吁“團結起來,消除隔閡,共同抗日,失地一定能收回,日本一定能打敗”。到12月底,馮玉祥到達南京,他對行政院長孫科及支持孫科政府的李濟深表示:“如國家有辦法,大家真心救國,精誠團結,我願繼續干下去﹔不然,我決離開南京。”

然而,外交日急,財政日困,面對軍餉無著,孫科政府莫展一籌,國民黨內多數贊成蔣介石復出,與汪精衛合作,一起扭轉大局。馮玉祥也是其中之一,隻要“蔣與汪合作,我即與蔣合作﹔如不要汪,只是拉我,我不去也。我們應當精誠團結,共赴國難。救亡是不分彼此、不分黨派的,誰不團結,誰不抗戰,誰即沒有救亡的資格”。

1932年1月26日,復出在即的蔣介石約馮談話,據馮日記透露,談話地點是在孔祥熙家裡,“痛敘往事,各自深為慚愧”,口頭達成多項共識,“彼此承認過失,糾正錯誤﹔開誠布公,相互勉勵”。不久,日軍進攻上海閘北,第十九路軍奮起抵抗,馮玉祥精神大振,竭力聲援:“九一八事變以來,我國軍隊,節節退讓,貽笑世界,玷辱祖宗。今日十九路軍,竟能自動地奮勇殺敵,振臂一呼,全國響應,真令人興奮欲狂。”馮玉祥呼吁“政府應當盡量接濟,並趕快派遣軍隊前往應戰,以增強我方的戰斗力,而予驕妄之敵以當頭棒喝也”。

其后,蔣介石調派中央軍第87、88師等部馳援淞滬。“一·二八”淞滬抗戰,最終在英美等國調解下簽訂停戰協定,蔣、汪選擇有條件的妥協讓步,馮玉祥十分不滿,悄然離開南京,選擇“隱居”山東泰安,他在日記中這樣寫道:“努力充實學問,看時局變化如何,再出耳!圖報國耳!”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