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民革人物>>黨史人物
賈亦斌︱舉行嘉興起義,震撼“蔣家王朝”         2020年06月30日09:31

在創建新中國、人民政協偉大事業的進程中,民革作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統一戰線和多黨合作中的一員,作為致力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參政黨,始終與中國共產黨風雨同舟、榮辱與共,既是歷史的見証者,也是歷史的參與者。在重要歷史節點,回顧民革和民革前輩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參與新中國建立和建設的歷史,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和極強的現實意義。

——民革中央主席 萬鄂湘

賈亦斌(1912-2012),原名再恆,字思齊,湖北陽新人,1957年加入民革。1949年后,曾任第一至四屆上海市政協委員。民革第五至七屆中央副主席,第八至十一屆中央名譽副主席﹔民革上海市委會第三至六屆副主委。第四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二、三、四、九屆全國政協委員,第五至八屆全國政協常委。

1948年年底,36歲的國民黨國防部預備干部局代理局長賈亦斌少將內心備受煎熬,他在思考:是否要離開蔣經國?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已經開始戰略反攻,國民黨內外交困,土崩瓦解就在眼前,若不及時抽身離去,終將成為獨裁者的陪葬品。可是自己的上級——蔣介石之子蔣經國,又對自己有知遇之恩。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怎能在這個時刻“忘恩負義”、背棄離開呢?賈亦斌陷入了痛苦的抉擇,離去與否,雖然隻在一念之間,但這個抉擇,實在是難以作出……

半年后,1949年4月7日凌晨,在家鄉奉化溪口遙控指揮的蔣介石、蔣經國父子收到一則從嘉興和上海同時發來的電報,電報上寥寥數字:“賈亦斌昨晚叛變。”賈亦斌在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后,用實際行動作出了正確的抉擇!

投筆從戎,保家衛國

賈亦斌1912年出生在湖北陽新縣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由於父親病逝,他早早輟學,18歲投筆從戎、報效國家。1931年“九一八”事變,正在武昌平湖門第十軍干部學校當學兵的賈亦斌得知東北淪陷消息,當場大哭。他發誓,身為軍人,要保家衛國,好好練兵,時刻准備捐軀沙場。

1937年8月13日,淞滬會戰拉開序幕,中日雙方投入總兵力達百萬之眾。中國軍隊的裝備不如敵軍,但日軍的暴行卻強烈激發了中國人同仇敵愾的民族意識。年僅25歲的賈亦斌,當時任第十軍第四十一師少校營長,持“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誓死不當亡國奴的信念,多次代表全營官兵向上級提出增援前方、殺敵報國的要求。后經批准,從湖北趕往淞滬前線,隨部隊增援國民黨第一軍第一師,並任該師第二旅第四團少校營長。此后,賈亦斌又先后參加了武漢會戰、長沙會戰、徐州會戰等多次大戰並屢立戰功。

抗戰的歲月是艱苦的,中國官兵的犧牲是巨大的。賈亦斌回憶,淞滬會戰中,他所在的部隊是完整的一個營,有400余人,裝備很差但仍以血肉之軀苦戰兩個月,至撤離之時隻剩下幾十人。營長、營副均受傷,連長3個陣亡,1個受傷,排長以下干部傷亡殆盡。賈亦斌自己也受了兩次傷,所幸命大未下火線。1939年秋,他以國民黨第四十一師補充團上校團長身份帶領該團在漢宜公路打游擊。官兵們出發時身著單衣,還未歸隊就趕上了深秋。有一天部隊突遇大雨、氣溫急劇下降,很多官兵被凍得小便失禁,隨后狂笑直至凍死,很是淒慘。目睹慘狀的賈亦斌內心非常悲憤。

經過14年的抗戰,中國軍民終於取得抗日戰爭的勝利。在回憶這段經歷時,賈亦斌說:“中國軍民前仆后繼、流血犧牲的感人情景深深銘刻在他的心中,永遠像昨天發生的一樣鮮明生動,激勵他不斷前進、努力奮斗。”抗戰的洗禮也讓賈亦斌深切感受到,抗戰之所以能夠勝利,有國際國內諸多原因,而國共兩黨第二次合作、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建立則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原因。1985年,73歲高齡的賈亦斌在回憶這段歷史時,仍然認為,如果沒有國共第二次合作,要取得抗日戰爭的勝利簡直不可想象。也正因為如此,賈亦斌希望抗戰結束后,國共能夠繼續合作,和平建國。在紀念抗日戰爭勝利50周年時,賈亦斌寫下一副對聯:醒獅怒吼,誰敢鯨吞蠶食﹔散沙凝聚,哪怕豆剖瓜分。國共兩黨合則兩益,分則兩損,這是應汲取的經驗教訓。

▲2005年9月3日,賈亦斌在人民大會堂參加紀念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活動時獲胡錦濤同志頒發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紀念章后留影,時年93歲。

與蔣經國因公誼而結私情

抗日戰爭勝利后,賈亦斌熱切期盼祖國能休養生息,和平建國。1946年,從當時最高軍事學府——陸軍大學畢業后,他拒絕赴山東前線參加內戰,經老上級彭位仁介紹到當時國民黨政府軍事委員會青年軍復員管理處工作。該機構由蔣經國組建,主要解決抗戰時期青年軍復員問題。1944年,針對日本發動豫湘桂等大規模的進攻戰役,國民黨政府廣泛發動知識青年從軍,先后征集知識青年12萬人入伍。蔣介石將訓練青年軍的大權交給蔣經國、陳誠等人。蔣經國任青年軍政治部中將主任,親自挑選過問青年軍各部門人員,因此青年軍又稱“太子軍”。賈亦斌到此工作,擔任復原管理處副處長,成為蔣經國的直接部下,也因此認識了蔣經國。

那時,蔣經國35歲,賈亦斌33歲,二人血氣方剛、意氣相投,很快成為了至交好友。賈亦斌結合抗戰時期的經驗研究預備干部制度,提出讓愛國青年服役后能夠再學習,真正做到文武合一,戰時能報國、平時能為民服務的富國強兵見解,蔣經國對此很是欣賞。在一次懇談中,蔣經國拍著賈亦斌的肩膀說:“你這些見解,講到我的心裡去了,今后我們必定會成為長期合作的同志。”

▲賈亦斌著《預備干部制度之理論與實際》。

蔣經國對賈亦斌著實厚愛,信任有加。1946年6月4日,賈亦斌與譚嗣同孫女譚吟瑞喜結連理,蔣經國得知消息主動要求當婚禮的証婚人,並讓青年管理處幫助籌辦婚禮,重慶的《大公報》《和平日報》還對婚事進行了報道。國民黨政府還都南京后,南京物價飛漲,賈亦斌一家老小生活拮據而清苦,蔣經國知道后便逢年過節派人送些錢給賈家補貼家用。工作中,賈亦斌因工作問題多次與蔣經國發生沖突,但蔣經國都不以為忤,反而表示欣賞,並力排眾議親自向蔣介石保薦提升賈亦斌。蔣經國對許多反對者說:“賈亦斌為官多年,官居少將,卻無半點積蓄,極為少見。且賈在抗戰中參加過諸多重大戰役,作戰勇敢、幾度負傷,將生死置之度外,實為難以多得的文武兼備的將才。”他還說:“中國有兩句老話:‘文官不要錢,武官不怕死,則天下太平矣!’這兩者賈亦斌兼而有之。這種人不用,我還用誰?”不到兩年時間,賈亦斌就由組長、辦公室主任升為副局長,最后接替蔣經國擔任代局長,負責主持國防部預備干部局的工作,成為“太子軍”的領導人之一。

蔣介石不顧各方和平建國、休養生息的願望,執意發動內戰,賈亦斌一度情緒低落准備辭職。蔣經國得知后,不但不責備,還真誠挽留:“亦斌兄,你哪能走啊!你是我這的台柱,你走了,這裡豈不垮台了嗎?”賈亦斌感覺,蔣經國識人、用人、容人,不同於其父蔣介石,不同於其他國民黨官員。這種異乎尋常的器重之情,讓賈亦斌非常感激,深感知遇之恩。古人雲:知己難得,知音難覓。賈亦斌暫時打消了辭職的想法。雖然理想與現實存在矛盾,但身邊的蔣經國讓賈亦斌似乎看到了希望,似乎找到了思想上的新出路。半個世紀后,他在自己的回憶錄中記錄了此時的心情:我和蔣經國之間的同事情感又前進了一步。我感到他是知我又能用我,更能傾聽逆耳之言的不曾多見的領導人,他的領導是推行我所提出旨在強國強兵的預備干部制度的關鍵因素。

雖然因公誼而增的私情並沒有讓賈亦斌與蔣經國站在同一條戰線很久,二人最終因政見不同分道揚鑣、身處海峽兩岸無緣會面,但這段萍水相逢的不解之緣讓彼此都難以忘懷。40年后,蔣經國在台北病逝,得知噩耗的賈亦斌悲痛莫名,寫下《哭經國兄》一詩,以寄托對故人的深切懷念和哀思。

在極度失望的現實中作出艱難抉擇

留在蔣經國身邊的賈亦斌曾天真地認為,自己可以在蔣經國身邊發揮作用,影響蔣經國,並進而影響蔣介石,讓形勢朝著自己所希望的方向發展,實現自己的抱負。但現實讓他愈來愈不滿,並經常在言行上表現出來,最終與蔣經國決裂。

為擴大內戰,蔣介石推行預備干部制度,召集10萬高中生入伍培訓,這與賈亦斌理想中的預備干部制度性質截然不同。他的理想,是在下次發生類似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能夠培養出眾多精煉而真正文武合一的預備干部,能夠建設“人人能戰、物物能戰、時時能戰、處處能戰”四戰論的新國防,從而扭轉國家命運,達到富強康樂的境域,並且能作為遠東與世界和平的支柱。蔣介石則是把預備干部制度作為了維護“蔣家王朝”的工具,昧著良心讓年輕的學生去充當炮灰。賈亦斌的理想付諸東流,內心十分矛盾和痛苦。

1948年,賈亦斌奉命赴台灣處理駐台灣鳳山青年軍中一些事項,清查軍官走私畏罪潛逃案件。處理過程中,賈亦斌更是感到國民黨內部貪污腐敗成風,如病入膏肓、無藥可救。解放戰爭進入戰略反攻階段后,蔣介石指示蔣經國成立組織嚴密的青年秘密組織鐵血救國會,仿效普魯士俾斯麥鐵血手腕克服危機,發揮控制和指揮作用,挽救搖搖欲墜的“蔣家王朝”。賈亦斌當眾表示不贊成,他覺得這樣的行徑完全是逆歷史潮流而動,吸引不了廣大青年,完全沒有前途。蔣經國雖未言語反駁,但心裡相當不滿,也因此事對賈亦斌產生疑慮,採取明親暗疏的辦法,並對其進行暗中監視。

當時,為挽救如同軍事一樣瀕於崩潰的國統區經濟,蔣介石抱著隻准成功、不准失敗的決心,任命蔣經國為上海經濟管制副督導員推行經濟改革(正職由時任中央銀行總裁俞鴻鈞擔任。蔣經國雖是副手,但實權在握)。蔣經國上任伊始,運用鐵腕手段,公布有關經濟管制法令和物價管制辦法,雷厲風行、大刀闊斧。他頗為自信,相信充分運用“革命手段”政策,就一定能夠達到經濟改革的目的。蔣經國還以“上海向何處去?”為題發表告上海人民書表示自己的決心:“本人此次執行政府法令,決心不折不扣,絕不以私人關系而有所動搖變更!”並誓言“不惜以人頭來平物價”!法出令行,轟轟烈烈地打“老虎”行動暫時發揮了作用,幾隻“蒼蠅”“蚊子”被打掉,上海的物價在短時期內保持了穩定,財政金融危機似乎也有所緩和,一時輿論稱贊不斷,讓許多人對蔣經國產生了希望。但時間不長,在查處孔令侃的揚子公司時,遭到“第一夫人”宋美齡的干預,事情不了了之﹔以行政手段勉強維持的上海經濟秩序又出現崩潰之兆,老百姓怨聲載道。

賈亦斌對國民黨早已失去了信心,但對蔣經國還抱有一線希望。他認為,通過打擊豪門、嚴懲貪官污吏和奸商、平抑物價,對老百姓而言是有利的。特別是對那些囤積居奇、橫行不法的豪門資本更不能退縮,全國人民都在拭目以待,蔣經國應當大義滅親、依法嚴懲,給人民和歷史一個交代。他以部下身份進言,同時也是以朋友身份勸告蔣經國:“堅持原則,不要猶豫不決、消極退縮。”而蔣經國卻無可奈何:“亦斌兄,你是有所不知,我是盡孝不能盡忠,忠孝不能兩全啊!”賈亦斌接受不了這樣的解釋,以個人須盡孝來為不能為國盡忠辯護,明顯是把個人和家族的利益放在國家利益之上。賈亦斌深感失望,拂袖而去,走之前對蔣經國說:“你有對你父親盡孝的問題,而我,隻有對國家和民族盡忠的問題!”上海的經濟改革隻維持了70天便宣告失敗,物價以更加驚人的速度扶搖直上,經濟秩序更加混亂,呈現出“世界末日”的景象。1948年11月,蔣經國黯然離滬,離開前他在上海廣播電台淒涼地發表了《告別上海市父老兄弟姐妹書》,向上海市民致以深切的歉意,並宣布經濟管制失敗。

上海“打老虎”給賈亦斌以深刻的教訓,使他對四大家族的腐朽黑暗內幕有了進一步的了解:國民黨政權由他們掌握,隻能走向滅亡,他對蔣經國的幻想也破滅了。事實証明,蔣經國不能擺脫蔣介石的影響,最后終於同蔣介石合流。遍地戰火,已無一處可安身。想當年,自己仿效班超投筆從戎,開啟保家衛國的軍旅生涯﹔抗日戰場奮勇殺敵,希冀挽救國家社稷於危亡,誓死不當亡國奴。自己是忠誠於國家的軍人,忠誠於民族的將士。國弱招外侮,百年來列強欺辱中國的教訓歷歷在目,抗戰剛剛結束,國家需要和平建設,人民需要休養生息,中國人不能打中國人。如果繼續追隨效忠蔣經國,結局隻能是楚囚對泣、束手待斃,縱然實現了小我的“成仁之心”,但會造成內戰的繼續,會置民眾於水深火熱,置國家、民族於萬劫不復,對個人的“示忠”實為禍國殃民之舉。賈亦斌經過反復的思想斗爭,在個人情感與國家民族利益之間作出了抉擇:犧牲忠於個人的小忠,選擇忠於國家民族的大忠。賈亦斌決心同“蔣家王朝”決裂,同蔣經國分道揚鑣,去尋找新的道路,一對好友從此決裂。

戰國時期荀子說:“從道不從君。”明朝名臣於謙有言:“社稷為重,君為輕。”半個世紀后,賈亦斌在回憶中寫下:“民心所向即是個人選擇的最好指南。”

嘉興舉旗震撼蔣家中樞

▲1981年4月7日,嘉興起義32周年之際,賈亦斌(左)與段伯宇(右)在北京合影留念。

1948年下半年起,人民解放軍轉入戰略進攻階段,國民黨屢戰屢敗,隻剩下半壁河山,惶惶不可終日。蔣介石幻想控制長江以南經濟命脈,在美國的支持下繼續頑抗。是年年底,賈亦斌與陸軍大學同學段伯宇相約中山陵密談另謀出路的問題。經過一番商量,兩人達成共識:國民黨是沒有希望了,要另謀出路乃勢所必然,需要自己掌握武裝力量。經過分析討論,賈亦斌和段伯宇擬訂了自己掌握武裝力量的計劃,並決定盡快與中國共產黨取得聯系。他還不知道,與自己志同道合的段伯宇,其實就是中共地下黨員。

正在此時,蔣介石授權國防部參謀次長林蔚,計劃在江南建立30個新軍,急需中層干部組織動員和訓練工作,賈亦斌感到建立自己武裝力量的機會來了,連忙毛遂自薦,表示願意前往南京、嘉興、杭州一帶,負責動員、招募大批當地的復員青年軍並組織訓練。他迅速草擬了一份培訓計劃,很快得到批准。賈亦斌在南京以國防部預備干部局陸軍預備干部訓練第一總隊總隊長身份開始了他的“計劃”,將這支“蔣家王朝”的“勤王之師”培養成反蔣的武裝部隊。經過大半年時間的籌備、組織、動員,賈亦斌領導下的預干總隊學員達到4000余人。賈亦斌與段伯宇對干部的配備、編制、思想訓練及武器裝備都作了周密細致的安排,特別是在思想教育上,自始至終都置於賈亦斌的掌握之中,以此確保隊伍調得動、拉得走、打得響,能夠為我所用。

1949年初,三大戰役后的東北、華北、淮海等地區相繼解放,國民黨潰不成軍,勝負已經明朗。形勢變化迅速,蔣介石被迫“引退”回到老家奉化溪口,預干總隊也奉命調至浙江嘉興。嘉興地處國民黨政權的心臟地區,在這裡起義所面臨的困難和危險可以想象,但有中共中央上海局策反委員會對預干團武裝起義一事進行掌握和領導,讓賈亦斌等人感受到強有力的依靠,信心倍增。他認為無論成功與否,都應當在此起義:一是能夠在國民黨心臟地區產生強烈震撼,宣告“蔣家王朝”眾叛親離的局面﹔二是打亂國民黨軍隊在滬杭一帶的軍事部署,動搖其軍心﹔三是宣告國民黨借長江天塹以期隔江對峙的計劃破產。此時,賈亦斌等人已經把生死完全置之度外。

4月7日凌晨,一場高舉反蔣大旗、震驚全國的嘉興起義終於爆發。在此之前,賈亦斌經組織批准,秘密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得知起義消息的國民黨如同晴天霹靂,驚恐萬狀。國民黨喉舌《東南日報》哀嘆:“其(起義)在政治意識上,給政府給人民以極大的刺激,因為這一批正是萬人矚目之‘國之瑰寶’的知識青年。”社會上更是傳雲:“‘蔣家王朝’,大勢已去。”蔣介石急令國防部在浙蘇皖調兵遣將,派出幾十倍於起義部隊的兵力進行圍追堵截,還懸賞5萬銀圓購買賈亦斌的項上人頭。

面對強敵,起義將士奮力突擊,沖出烏鎮之圍,巧過京杭國道封鎖線,血戰妙西山良村。在敵我力量對比過分懸殊的情況下,起義部隊經過慘烈悲壯的戰斗,隊伍受到重創,僅剩80余人。

在浙江安吉縣境內,賈亦斌身負重傷,好在遇到好心的守山人和當地愛國進步人士的幫扶,得到游擊隊員的護助,九死一生,終抵達游擊隊的根據地,找到黨組織。幾十年后,賈亦斌調到民革中央機關工作。據他身邊工作人員回憶,每次大家與賈公一起吃飯,都會避開帶有竹筍的菜品。因為在嘉興起義時,賈公連日與敵軍激戰,身負重傷,就靠山林中的竹筍果腹充飢—— 一生能吃的竹筍都在那段時光吃盡了。

▲1989年2月,賈亦斌與部分嘉興起義骨干重訪舊地時合影,左起:張若虛、張健行、楊興華、李愷寅、賈亦斌、楊今、馮一。

經過休養,賈亦斌到達丹陽,受到中共中央華東局和第三野戰軍首長陳毅、曾山及中共中央上海局書記劉曉等人的接見。陳毅高度評價賈亦斌率領的嘉興起義:“你已經勝利完成了起義的任務,你的英勇愛國行動值得稱贊。”並鼓勵他努力學習、積極工作、多作貢獻。此后,賈亦斌隨同華東軍區社會部副部長楊帆和王征明等人進入上海,被任命為上海市公安局干部訓練班副主任。當時還有20多名流散在杭州等地的嘉興起義人員被找到,上海市軍事管制委員會安排他們進入干部訓練班學習。學習結束后,大家走上了新的工作崗位。

1949年4月,人民解放軍百萬雄師橫渡長江攻佔南京,統治中國22年的國民黨政府覆滅。10月1日,新中國成立,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賈亦斌激動得熱淚盈眶,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喜悅。賈亦斌曾說:以嘉興起義為界線,他的一生可以鮮明地劃分為在舊中國度過的前半生和在新中國的后半生。在后半生,他無怨無悔地跟著中國共產黨走社會主義道路,不管如何風吹浪打,從未有過絲毫的政治動搖,一本起義之初衷。

▲1950年1月,賈亦斌參加解放台灣准備工作,調任中國人民解放軍三野九兵團聯絡部台訓團團長時與同事們合影(后排左二為賈亦斌)。

新中國成立后,賈亦斌投身於新中國的革命和建設事業。他於1950年調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第九兵團聯絡部台訓團團長和中國人民解放軍華東軍區港澳工作組,參加解放台灣的准備工作。他曾化名“王致中”受命前往香港,秘密從事對台灣國民黨軍政人員的策反工作。台灣當局獲悉后,懸賞10萬美元設法捕捉暗殺他。中共黨組織出於安全考慮,不得不將其調回。1958年,金門炮戰后,賈亦斌奉中共黨組織之命前往前線發表廣播講話,號召在金門的國民黨將領棄暗投明、反正歸來。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