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民革北京
傅川:社區基層治理可引入“區塊鏈”      民革北京市委會    2020年06月01日10:05

傅川表示,在社區治理中運用區塊鏈技術,可以極大地減少多元主體間的監督成本。

“區塊鏈”是近年來的熱點話題,“區塊鏈+”也在逐漸與不同領域相結合。今年全國兩會,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高級工程師傅川,帶來了一份運用區塊鏈技術加強基層社區多元主體的提案。

作為信息行業的從業者,傅川表示,基於區塊鏈的相互監督和上鏈信息的不可篡改性是建立信任的基礎,在社區治理中運用區塊鏈技術,可以極大地減少多元主體間的監督成本。他同時強調,一定要嚴把上鏈關,遵循“文責自負”的原則。

近年來,傅川的提案多涉及民生領域。他表示,自己關注的重點就是將熟悉的領域和參政議政結合,將民生呼應上通下達。談及作為抗戰名將傅作義將軍孫子的身份時,他笑稱,“時常有本領不足的恐慌。”

一、談提案

區塊鏈可滿足社區治理更精細化的要求

新京報:你今年帶來的提案是運用區塊鏈技術加強基層社區多元主體的治理,為什麼會關注到基層治理的問題?

傅川: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全會報告指出,“社會治理是國家治理的重要方面。必須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完善黨委領導、政府負責、民主協商、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科技支撐的社會治理體系,建設人人有責、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社會治理共同體,確保人民安居樂業、社會安定有序,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這給也給我們描繪出了社區治理的藍圖。

其次,因為我在科研單位工作,年輕人多,年輕人在社區裡居住、租房,有時候會提到居住環境的問題。另外,在我們民革黨派活動交流中,提案的參與方民革黨員覃研,她經常參與社區志願者工作,經常為我們介紹社區志願組織如何開展活動,社區居民想什麼、需要什麼。這讓我對社區治理有了更深入的理解。

新京報:怎麼想到把區塊鏈技術引入社區治理?

傅川:很難說出因果。我是搞技術的,區塊鏈本來是我們近在咫尺的研究內容。

去年10月,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時,強調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還提出探索“區塊鏈+”在民生領域的運用,包括在就業、養老等領域的應用。

但把區塊鏈和基層治理擱在一起的想法還是在黨派活動時討論、交流中產生出的成果。像覃研是既做社區又做區塊鏈,黨派活動中大家互相討論、互相溝通,取長補短。后來我們商量,社區治理能不能用區塊鏈解決?通過和相關部門、學者、社區工作者以及企業溝通、調研、論証后,我們最終形成了這樣一份提案。

新京報:提案中提到基於區塊鏈的數字服務憑單、電子選票分發給居民,如何使用?

傅川:區塊鏈具有相互監督性,發出去的電子選票、數字服務憑單可以標識到發出者、使用者的環境、時間、空間、一一對應,從而起到相互監督的效果。

目前,對社區舉辦活動的監管要求非常嚴格細致,需要填寫大量材料,並需要第三方專家評審。工作量可想而知,時間上還滯后。通過區塊鏈平台,可以對活動實時監管,各種報表也更具時效性。

區塊鏈透明公開,這在一定程度上能夠給社區工作者減負。未來社區治理更為復雜、更精細化,壓力也更大,必須為基層社區工作者找到提升效力、效能的辦法。

新京報:區塊鏈的模式很新穎,有沒有想過社區居民,尤其老年人,對這些技術比較陌生?

傅川:考慮過這個問題。一方面,區塊鏈是底層技術,反映到手機就是個小程序。我們也了解到,一些老年人其實積極性很高,參與活動有熱情。當然,作為新鮮事物,如何讓老年人更方便地使用,要留出試錯和調整時間,多聽取基層志願者的聲音。

二、談區塊鏈

要嚴把上鏈關 遵循“文責自負”原則

新京報:區塊鏈的優勢是什麼?

傅川:區塊鏈技術有一個能力,就是將無法通過中心化手段組織起來的各種主體組織在一起。區塊鏈這一特性正好與社區主體多元化相匹配,能夠為以黨建為引領的多維度基層社區治理提供專業化、一體化的信息支撐平台。

具體解釋一下,社區中主體不統一、來源多、組織難度大、監督成本高。例如,小區中的居民來自四面八方,鄰裡間建立互信需要時間、需要平台。

區塊鏈可以把監督規矩用智能合約方式承接,“代碼即法律”。上鏈數據不可篡改的特點,使得事后追責更容易。因此,每個人發布信息時會更負責,信息也就更可信了。有了技術上的保証,多元主體就能更容易形成共識、互相信任。

相互監督和不可篡改性是建立信任的基礎,區塊鏈提供了這種能力。基於這個理解,是不是就揭開了區塊鏈的神秘面紗?

新京報:由於區塊鏈不可篡改,如何建立上鏈信息的篩選機制,確保信息真實有效?

傅川: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一定要嚴把“上鏈關”。上鏈的多元主體有著多元的復雜性,要遵循“文責自負”的原則。

例如社區治理中政府購買服務的項目。在立項和執行過程中,涉及主體多,難免需要反復溝通,項目書的內容就需要根據實際情況進行相應補充和完善。如果一開始這個信息就上鏈了,合同上把具體情況標明,社區居民也可以看到,透明公開。之前的調整也會留下痕跡,后續監管可以方便查詢,減輕了各方的壓力。基層社區工作者能更好地把精力放在社區治理和為大家服務上。

此外,區塊鏈上有智能協議,發布上鏈信息需要符合智能合約的規則、這構成了基本篩選體系。

從另一個維度來看,也可以建立個人對自己行為負責的態度。區塊鏈是監督和追溯的基礎。我們希望利用區塊鏈技術建設更文明、和諧的社會。

三、談履職

希望做好信息建設 把民生呼應上通下達

新京報:今年還關注了哪些話題?

傅川:另一份提案是關於重視智能互聯社會的法治環境建設,爭取國際規制的話語權。

2018年歐盟出台了《通用數據保護條例》,美國加州也出台了《消費者隱私法案》。數據流動的特征使得這些法律有了長臂管轄特征,你用了他們的數據、軟件,就在他的管轄范圍。我們也需要開發這樣的軟件,並注意軟件、數據與法律結合的問題。夸張一點說,在網絡世界中,代碼運行的地方就是邊疆。

新京報:你的另一份提案是改善院前急救服務,出於什麼考慮?

傅川:生老病死誰都離不開。醫療是民生最核心的問題之一。基本上,每個委員都時刻關注。院前急救,主要指從發病到醫院之前這段時間,處理正確與否關系到患者的生死。院前急救是急救醫療體系的第一步,需要進一步加強。所以准備了這樣一份提案。

新京報:你之前的提案也有與養老有關的,是一直很關注民生領域嗎?

傅川:確實是這樣。我本身從事信息技術,如何把我熟悉的領域和參政議政結合起來是我履職的重點。在黨派活動中,我們主要是圍繞國家大政方針、北京發展、街道治理等內容進行討論和參政議政。像北京有3000多個社區,每個細胞的活力決定了社會肌體活力,作為委員接觸這些情況,就應該反映出來。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