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民革江蘇
李玉生:實施生前預囑 推進落實舒緩醫療         2020年05月26日14:40

現代醫學的快速發展,極大地提升了民眾的健康水平,但同時也成功地制造出了維持生命的模糊區域。當死亡開始時,窮盡各種醫療手段而延續的所謂“生命”卻痛苦不堪。為了解決這一問題,2020年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民革江蘇省委會副主委李玉生建議,實施生前預囑,推進落實舒緩醫療。

李玉生表示,歐美多國推行過“生前預囑”的做法。生前預囑是生命個體在健康意識清醒狀態下簽署的、申明在不可治愈的傷病末期且表達能力喪失的情況下,使用或不使用某些醫療處置措施的書面文件。而實現“生前預囑”追求的有尊嚴離世的重要手段是舒緩醫療,又稱安寧療護,它的核心是以最大限度降低疼痛為主要內容的各種症狀控制。

在我國,2006年2月, 首家倡導“尊嚴死”的公益網站《選擇與尊嚴》成立,他們致力於:一是使更多人知道什麼是“尊嚴死”以及如何通過建立“生前預囑”,按照個人意願實現這個願望﹔二是使更多人知道在生命盡頭選擇不使用生命支持系統以保持尊嚴是一種權利﹔三是通過推廣使用“生前預囑”,使遵從個人意願的“尊嚴死”在中國法律環境下變成事實。近年來,北京、上海等發達地區推廣“生前預囑”的呼聲和行動頻頻,北京生前預囑推廣協會設立生前預囑注冊中心,舒緩醫療機構也在探索和建設當中。

李玉生提出,“生前預囑”缺位面臨以下問題:

疾病終末期患者常處於極低質量的生存狀態。在搶救危重病人時,現代醫學廣泛使用氣管插管、機械通氣、血液透析、心肺復蘇等支持治療措施,這些措施固然可以挽救一部分病人,但對一些目前醫療水平尚無法治愈、病情無法逆轉的晚期癌症、腦死亡、植物人、多器官功能衰竭終末期等病人,這些生命維持技術並不能換回其生命,而隻能使其處於極低的生存質量狀態,使得患者及家屬承受巨大的痛苦。

疾病終末期患者醫療費用昂貴。據統計,美國醫療全部支出的30%消耗在病人臨終的最后六個月內。在中國情況似乎更為嚴重,統計數據顯示中國每年近75%的醫療支出是用於生命末期的半年。耗費如此巨大,除了醫療設備不斷更新之外,對於無望治愈的終末期病人不合理的治療是主要原因。而據估計,我國醫院內1/3的危重症病人,其搶救是無謂的。

為此,李玉生建議:

大力宣傳和倡導“生前預囑”和“舒緩醫療”。“生前預囑”追求有尊嚴的自然死亡理念和中國傳統孝道文化存在差異,讓社會大眾深入了解“生前預囑”和“舒緩醫療”是推進各項工作的基礎。建議政府及社會各界大力宣傳和倡導“生前預囑”和“舒緩醫療”,指導社會大眾了解和使用“我的五個願望”。《我的五個願望》是目前使用最為廣泛的“生前預囑”文本,可通過醫院、護理院、律師事務所、社會公益組織等擺放該文本,指導社會大眾了解和使用。

加快落實國家衛健委建設安寧療護中心的通知要求。安寧療護中心是為疾病終末期患者在臨終前通過控制痛苦和不適症狀,提供身體、心理、精神等方面的照護和人文關懷服務,以提高生命質量,幫助患者舒適、安詳、有尊嚴離世的醫療機構。2017年初,國家衛健委下發《關於印發安寧療護中心基本標准和管理規范(試行)的通知》,建議進一步積極落實該通知要求,考慮在全國各地設立或者引入民營資本建設安寧療護中心,為“生前預囑”提供技術保障。

推進“生前預囑”的實施,適時成立“生前預囑注冊中心”。“生前預囑”的實施,需要法律保護。建議發揮律師事務所的作用,在本人和家屬同意、支持的情況下,簽署“生前預囑”。可以從特殊群體(比如計劃生育失獨人員)開始,逐漸推進。在積累一定資料的基礎上,適時考慮成立“生前預囑注冊中心”,對律師見証下簽署的“生前預囑”文本進行備案,做到有據可查,從而防范和避免可能發生的法律風險。相關職能部門加強對“生前預囑注冊中心”指導和監管。同時,積極研究,盡早制定有關的上位法律。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