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民革上海
高小玫:后疫情背景下,靈活就業者權益如何保障?     王侃    2020年05月25日10:17

“后疫情背景下,中央提出‘六保’,從疫情中暴露的勞動力市場及就業問題看,要實現保就業、穩就業,需全面推動勞動關系治理能力現代化改革。”自2017年提出“逐步構建國民生育福利體系”頂層設計后,今年的全國兩會,全國政協常委,民革中央副主席、民革上海市委會主委高小玫又一次圍繞勞動關系保障,提出《保就業促發展,加快靈活就業立法進程》的建言,將議題進一步聚焦如何保障靈活就業人員的合法權益。

網約車司機、外賣員、電商……新業態培育出新的經濟增長點,提供了大量就業崗位。這幾年,高小玫始終對新型勞動關系治理相關議題進行著長期追蹤和不懈研究。2018年“互聯網+”下的“網約工”勞動保障建議、2019年的創新新業態從業者工傷保險制度等建言,呼應社會需要,不僅都得到媒體的關注和報道,有關部門也一直在探索和研究,據了解,今年的中央一號文件強調開展新業態從業者職業傷害保障試點工作,為這個群體提供必要的職業安全保障,人社部或將在今年推出面向新業態從業者的職業傷害保險。

新業態從業者需要一個遮風避雨的“屋檐”,也需要撐起“屋檐”的力量。而在高小玫看來,這個“屋檐”就是由法律體系支撐起來的勞動保護和社會保障,讓勞動者權利不旁落,為他們減少些后顧之憂。

“《勞動合同法》中規定了兩種靈活就業形態,即勞務派遣和非全日制用工,但現有立法中這兩種靈活就業均有嚴格的限制,如勞務派遣僅限於臨時性、輔助性、替代性崗位,且不得超過用工總量的10%。在疫期中兩種法定靈活就業形態發揮的作用都十分有限。”高小玫表示,后疫情經濟之下,雖新型靈活就業已趨主流,但由於新業態下用工關系比較特殊,導致法定靈活就業並不靈活,靈活就業制度建設滯后。

在疫后保就業的要求下,靈活就業從業者的勞動享有社會資源保障的要求更加凸顯,她呼吁需加快行動,推進立法,建立保障。為此,她建議在現有《勞動合同法》內容暫不修改的條件下,針對新型靈活就業關系制訂《靈活就業法》,定義新的靈活就業范圍,從地方勞動登記監管、失業管理和保障、工傷保障以及職業培訓體系等,對靈活就業做出相應規定﹔進一步完善靈活就業保障,尤其是完善靈活就業者的職業社會保險制度,進一步完善靈活就業的失業保障,盡快設計適合這一群體的失業保險模式﹔探索完善靈活就業保障與城鎮職工保險的銜接,打通制度障礙,進一步提升就業靈活度、勞動力市場靈活性。

高小玫還注意到,遠程辦公在疫情期間飛速增長,遠程工作的就業形態或將成為新常態。但在工時、工資、加班、績效、工傷等方面,遠程辦公與現有勞動法還存在諸多不適應,法律制度不清導致管理困難,這也成為了企業最大的顧慮。

目前,新基建已成為重要國家戰略,以5G等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為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供了有力的科技支撐。技術在發展,制度建設也要跟上。對此,高小玫提出,可以借鑒大部分OECD國家已經制定的遠程辦公法規經驗,密切關注遠程辦公的實踐動態,跟蹤研究遠程工作的勞動規范和保障,盡快起草《遠程工作法》,在靈活就業立法中首先對遠程辦公做出規范。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